分卷阅读187

继续向前,很快就要绕过小竹林。

 

手臂忽然被拉住,重重的向后一扯,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勉强稳住身形,才发现自己已被韩锦卿半搂在怀里。

 

属于他的味道窜入鼻尖,让她有些晕眩,不由得轻颤道:“放开。”

 

“你不是把我看成上官容钦么?若真是他,你怕是早就投怀送抱了。”韩锦卿淡讽道,扶在她腰侧的手掌倏然加重了力度。

 

 顾轻音抬起头来,淡淡的月光将她清丽的小脸笼上一层银白,静静的与他对视,“是,我心悦于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心悦于他?”他低低重复,墨玉般的眸子浓黑深邃,鼻尖几乎与她相抵,“即使他根本不在乎你?”

 

顾轻音的心狂跳着,倔强的与他对视,“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若他在乎你,再大的事,也不会不告而别。”他凝视着她,一字一句道。

 

 顾轻音的嘴唇抖起来,倔强倨傲的神色有了一丝裂缝。

 

 夜里山风沁凉,又一阵风吹来,她纤细单薄的身躯明显颤动了一下。

 

韩锦卿忽然拉住她的手,大步向另一个方向前行。

 

“你,干什么?!”顾轻音在他身后挣扎,却无论如何都没有用。

 

他们很快到了一处院落,等候的小厮迎上来,立刻被韩锦卿挥手喝退。

 

直到两人跨入厅堂,关了大门,他才放开她。

 

角落里安置着数盏折枝烛台,烛火摇曳,不仅将不算大的迎客厅照亮得犹如白昼,也让顾轻音身上渐渐有了暖意。

 

她环顾四周,厅内陈设简单却精细,这里应该就是韩锦卿在山庄的住所,定了定心神,她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韩锦卿在黄花梨的太师椅上坐下来,姿态闲适的倒了一杯茶捧在手里,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和之前咄咄逼人的样子完全不同。

 

昏黄的烛光下,深紫的锦袍泛出幽幽的光泽,越发衬得他眉目如画,俊美清贵。

 

他抬起手,将白瓷茶杯递给她,斜挑着眉,语调淡淡,“不冷吗?”

 

顾轻音有些怔愣的看着还冒着热气的茶杯,鬼使神差的接过来,指尖与他相触,飞快的移开,差点打翻了茶水。

 

“你怕什么?”他轻笑,唇角勾起来,“怕我让你兑现了承诺,你我之间就更撇不干净?”

 

顾轻音紧紧握着茶杯,后退一步。

 

他说的没错,她是在害怕,他于她而言,一直是强大而敌对的存在,在他面前,她没有胜算,总是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这令她身心俱疲。

 

他的一言一行,她看不透,猜不到,只能将自己伪装成刀枪不入的样子,与他针锋相对,即使受伤,鲜血淋漓。

 

他站起来,缓缓走近她,烛火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深深的重叠在一起。

 

顾轻音看着他走近,忽然道:“我父亲,马上就要回府了。”

 

“所以?”韩锦卿浅浅笑着,眸中光华流动,“让我猜猜,你想说什么。”

 

“你想说,是上官容钦想尽办法救你父亲脱困的,他没有辜负你的信任,”他将她逼到墙角,依旧笑着,“而你对我的承诺,是我强要的,实际上我并没有真的帮你们顾家。”

 

顾轻音慌乱的看着他,呼吸急促。

 

“别急着否认,”他的手掌轻抚上她的面颊,“你一向视我为敌,从来没有相信过我,无论我做什么。”

 

“上官容钦可真会捡现成的便宜,”他猛的攫住她的下颔,“这么迫不及待的向你邀功。”

 

“你,什么意思?!”她无措又紧张,却仍迎视着他的目光。

第293章 我像他吗

韩锦卿看进她清亮的眼眸,“我说什么,你在乎?”

 

顾轻音深吸口气,有些受不住他深沉的目光,低垂了眉眼,道:“我只在乎真相。”

 

“真相?”他蜻蜓点水般吻她的唇,满意的看到她双目圆睁,浅淡道;“真相需要代价。”

 

“若你害怕,就不必知道。”他用拇指摩挲着她柔嫩的脸颊。

 

她的后背紧紧抵在墙上,轻道:“我想知道。”

 

他唇边的笑意渐深,“阮皓之这次豁出去了,大理寺其实已经拿到了对你父亲非常不利的证物。”

 

“什么证物?”她不由紧张起来,看着他急切道。

 

“具体是什么,你不用知道,反正已经被销毁了,你父亲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没了物证,加上案件年代久远,无从查起,大理寺自然没有再扣留你父亲的理由,上官容钦去要人,大理寺卿正好做个顺水人情给他。”韩锦卿说的不紧不慢。

 

顾轻音眼睑颤动,隔了一会,才轻道:“是你?”

 

韩锦卿将她的小脸捧起来,让她和自己对视,“你肯信我?”

 

“我......”她一时语塞,韩锦卿做事必定有他的理由,他不计前嫌,帮助昔日政敌销毁证据的理由是什么?

 

似乎有什么在她心里呼之欲出,但她拒绝继续想下去。

 

不等她回答,他低低的叹了口气,“你信我,就是怀疑上官容钦,我不喜欢这样......”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他忽然吻她,她措手不及,尚未反应。

 

他在她水润柔软的唇瓣上辗转,极尽温柔,她紧咬着牙关,他亦没有强硬的顶入她口中,只含着她两片薄唇,来来回回的吮吸舔舐。

 

顾轻音心尖直颤,韩锦卿从来没有这般对待过她,这种近乎温柔的态度语气,让她发慌。

 

他的唇温热湿润,含住她的时候她只觉被云雾缠绕,轻柔而怜惜,她情不自禁的闭起双眼,像是被迷惑般,甘愿被他引领着。

 

许久,他退开,任由她急促的喘息,凤目微微挑起来,慵懒道:“像吗?我和上官容钦?”

 

顾轻音一怔,缓缓睁开眼睛,面前的他剑眉星目,俊美摄人,唇边是邪肆的笑。

 

胸口像是被什么重重一击,疼痛直入五脏六腑,她双唇抖的厉害,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并没有你所以为的那么在意他,”他的指尖拂过她的唇瓣,“不管你是否承认,方才那一瞬间,你并不抗拒我。”

 

“韩锦卿——”她羞愤不已,忍无可忍的挥出手掌,却被他一把抓住。

 

他牢牢抓着她的手贴在脸上,浅笑,“你若是和我动手,会被取消考绩资格的。”

 

“我不在乎!”顾轻音真的被他激怒了,还拿着茶杯的另一只手将仍有余温的茶水一下子全泼到他脸上。

 

索性茶水不多,她情急之下还泼歪了,但仍有少量的水滴沿着韩锦卿俊挺的脸部轮廓聚集到下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