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5

 

“这有什么,她平日跟着云裳嚣张惯了,也该有人治治她。”另一名女官无所谓道。

 

 

李静兰夹起一筷子菜,送进口中慢悠悠的嚼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做了什么,自己清楚,因果报应。”

 

 

席间一时无声,连顾轻音都忍不住看向她。

 

 

一名戴着官帽,姿容颇为出众的女官亦双目炯炯的看着李静兰,问道:“这位大人,可是知晓了什么内情?”

 

 

李静兰看她一眼,又夹起一口菜来,“我和她素不相识,能知晓什么内情。倒是你,面生得很。”

 

 

她不说,其他人也不觉得什么,此时却越看越觉得这位女官面生,似乎从未出现在考场过。

 

 

那女官清了清嗓子,“我今日不大舒服,就在寝房内歇着了,昨日的卷试是参加的。”

 

 

顾轻音仔细看了眼她的容貌,粉嫩面皮,杏眼流转,樱唇小巧,自有一股率真娇憨之态,年岁尚轻,出身也应是不俗,却的确不曾见过,但女官考绩何等严肃,吏部是万不会被人混进来的。

 

 

想到这里,顾轻音问道:“这位大人贵姓?”

 

 

“免贵,姓杨......殷。”那女官的神色有些不大自在。

 

 

“原来是殷大人。”顾轻音点头,算是招呼了。

 

     

 

殷大人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眼珠一转,道:“我知道钱玉珠得罪了谁。”

 

 

“谁?”其余女官异口同声的问道。

 

 

“定是参加考绩的某位长官。”

 

 

“此话怎讲?”李静兰悠悠道。

 

 

殷大人原本只是想转移众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才故意这么说,此时见引起了众女官的关注,便越发得意起来,“正如你们所言,钱玉珠是有些背景的,一般的女官哪里能动得了她,而此次吏部处置如此之快,可见她是得罪了职位权力远在她之上的人。”

 

 

她这么一说,众女官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看她的神色也变了。

 

 

“但钱玉珠在官场多年,为何会轻易得罪朝中大员?何况尚在考绩期间?”顾轻音沉吟片刻,问道。

 

 

被她一问,各女官也蹙眉沉思起来。

 

 

殷大人被人当众质问,脸上有些不悦,“可能是她得罪了人,自己都不知道。”

 

 

李静兰抿唇轻笑,“殷大人所言,倒是有几分道理。”

 

 

“这有什么?我知道的还多着呢。”殷大人咧嘴笑道,天真可人。

 

 

陈慕婉在一旁也不禁开口道:“那你还知道什么,说来大家消遣消遣。”

 

 

那一开始讲话的白肤女官道:“是啊,你还知道什么,哎呀,一般的消息我可听得多了,你说的必得是些我们闻所未闻的奇事才行。”

 

 

几名女官在一旁附和称是。

 

 

殷大人黑白分明的眼珠几转了转,贼笑道:“知道上官大人吗?”

 

 

众女官一听是上官容钦立刻来了精神,连忙点头。

 

 

“那你们可知他成过亲?”

 

 

白肤女官讥讽道:“这事京城官场谁人不知,你就知道这些?”

 

 

殷大人年少气盛,向来最经不得激,立刻连珠炮似的说,“我知道的可多了,这些算什么,我还知道他的夫人至今仍住在京城,并且是他派人照看着,你们知道吗?哼!”

 

 

“夫人?”顾轻音脸色有些苍白,“上官大人不是早就与她和离了?”

 

 

其他女官也都是一脸震惊,自然无人看出顾轻音的失常,毕竟是心中仰望的男子,若还与夫人之流的牵扯不清,总是不那么令人愉悦的。

 

 

“和离不和离的事谁也说不清,”殷大人继续得意道:“但他仍在照顾那女子却是千真万确的。”

 

 

“啊!我的上官大人,”一名女官忽地捧心哀怨道:“唉,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韩相了。”

 

 

“寄望于他什么?”不知是谁问了一句。

 

 

“永远不要成亲啊,也让我心里始终有个盼头。”神色哀怨的女官道。

 

 

“啧啧,那你注定又要失望了,”殷大人摇头晃脑,有些无奈的低声道:“韩相早就被......皇上相中,早晚要招为驸马的。”

 

 

“什么?!”已经有女官激动的站身起来,“要招韩相为驸马?凭什么?!”

 

 

“你轻点,”殷大人示意她赶紧坐下,才继续道:“你也觉得不合适吧,就是,韩锦卿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就能做驸马呢?”

第290章 你看好她

女官们得知了这两大消息,莫不像炸开了锅一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顾轻音埋头吃菜,吃着吃着完全辨不出是什么味道,便推说困顿,早早离席。

夜风一吹,她原本迟钝的脑子清醒了一些,不知从何处飘来的花香,隐在风中,让她不禁深深吸了口气,心中的滞闷稍缓。

夫人?公主?既然都有了良人,又何必来招惹她!心尖有些疼痛,鼻子发酸,她分不清是为了谁。

她漫无目的的在山庄里走着,心神不宁,急于在混乱的思绪中理出头绪来,却越发让自己陷入愁苦的深潭,无力自拔。

而这厢,琼芳阁的夜宴尽管摆放着珍馐美食,陈年佳酿,却有些沉闷。

居于上座的皇帝陛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沉沉,脸颊上松弛的皮肤垂下来,在鼻翼两侧形成两道深深的皱纹。

阁中在座的朝中高官莫不是察言观色的好手,自然也无人敢再说话谈笑,只庞妃偶尔说上一两句,为皇帝布上他素日喜欢的菜色,方勉强缓和了席间的沉郁。

宴席正进行到一半,一人一袭黑衣,快步走入阁中,向皇帝行了跪拜礼,便飞快的来到上官容钦身边,与他耳语几句。

上官容钦听毕,神色微变,即刻向皇帝请辞,皇帝似早已知晓缘由,有些疲惫的向上官容钦点了点头。

上官容钦匆忙离席,韩锦卿和魏冷尧同时朝他看了一眼,两人目光相接,又很快移开。

片刻后,韩锦卿站起来,恭敬的向皇帝和庞妃敬酒,朗声道:“陛下亲临女官考绩,实乃我朝之幸,臣相信会有更多才华出众的女官成为朝中栋梁,以固我兴和之盛世,臣先干为敬。”言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韩锦卿身姿挺拔的站在琼芳阁中央,深紫锦袍曳地,气质清贵卓然,一席话说的掷地有声,皇帝脸色稍霁,略略点头,仰头将杯中酒水饮尽,庞妃在一旁笑颜如花,以长袖半掩着将酒水饮下。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