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让我放心。”

顾轻音心中不大愿意,先不说前不久宁非然才替她诊断过,给她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就说她自己,是从来不在公务时间处理私事的,更何况是这种小事,她随即回道:“现在不行,你也知道这是在哪里。”这后半句话说的有些重了。

“有什么不行的,本官正好也有个方子在太医院,不如就劳烦顾大人替本官跑一趟罢。”御史台掌史宋大人在两人身后道,打断了阮皓之尚未出口的话。

“大人。”闻言,顾轻音和阮皓之都立即站起来抱拳道。

“呵呵,不必多礼,顾大人,现下时辰还早,你就赶紧同阮大人一起去罢。”宋大人面圆体宽,笑起来活脱脱一尊弥勒佛。

阮皓之不等顾轻音说什么,就欢喜道:“多谢大人。”说完,拉着顾轻音就向外走,顾轻音只得跟着他出了御史台。

太医院内。

“皓之,你父亲的药就按照这个剂量先用着,隔三个月我再去府上拜会他。”苏太医摸着嘴边的山羊胡道。

“多谢苏太医,晚辈回府后定会告知父亲。另外,轻音前阵子落了水,她的身体晚辈还想麻烦您老诊断一二。”阮皓之将顾轻音拉在身边。

苏太医看看顾轻音的神色,点头道;“好,顾大人请坐。”

顾轻音心中不愿,又不好在人前驳了阮皓之的面子,正在进退两难间,只听一人道:“顾大人已经是下官的病人,下官之前奉师命到学士府为顾大人看诊,且已为她开了方子,顾大人应该还在服用。”

来人声音清透悦耳,一袭官服松垮的罩在身上,身形高且瘦,长得白净灵秀,正是宁非然太医。

太医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病患,无论身份地位,第一位看诊的太医就要对病患负起全部责任,如无特殊情况,太医院是不接受病患同时向两名以上的太医问诊的,当然,这规矩到了皇室就维持不住了。

苏太医见了来人,道:“原来是宁太医,那顾大人的身体就麻烦你了。”

宁非然回道:“好说,我正有话要对顾大人讲。”他一双乌黑大眼直直盯着顾轻音。

粽子有话说:

本周的更新已全部奉上,下周继续,若明日的珍珠或收藏有情况,还有加更等着大家,么么哒!

第24章 无端受惊(本章为收藏1100加更)  5313566888698

第24章 无端受惊(本章为收藏1100加更)

宁非然看了眼阮皓之牵着顾轻音的手,对顾轻音点头道:“顾大人请随下官来。”

顾轻音对宁非然印象不好,换作平时,她自然不会顺从他,但现下她急于脱身,忙挣脱了阮皓之的手,道:“好,苏太医,皓之,那我随宁太医去,皓之你不用等我了。”

阮皓之想要挽留,但此种情景他也不好再说,只得放开顾轻音的手。

顾轻音随着宁非然穿过一条游廊,游廊两侧景致萧索,让人心下瑟然。

两人走进一间房,房间不大,胜在干净整洁,一排书架,一张桌案,两把椅子,角落还摆放着一张红木小床。

顾轻音刚跨过门槛,还在观察室内摆设,就听门扉“嘎吱”一声自她身后关上,她转身,正对上宁非然清透乌黑的眼。

她心头一跳,就听宁非然道:“顾大人为什么没来?”

顾轻音蹙眉,因为他语气中的责难,她与他并不相熟,他凭什么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和她说话,何况什么来不来的,她对他从未承诺过什么。

她挑眉看他,回道:“我为什么要来?我从未答应过宁太医会来太医院吧?”

宁非然的眸子冷下来,“那日我给顾大人的膏药用了吗?”

“用了如何,不用又如何?”顾轻音知道他在说那个小瓷瓶,她本来根本不屑一顾,只那两天疼得狠了,她无心一试,效果居然出乎意料的好,只是她很不喜欢他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

宁非然看着她,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又迅速隐藏起来,“不知好歹的女人!”

他话音刚落,顾轻音顿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人已被抛在那张红木床上。

顾轻音震惊了,她想要马上爬起来,但四肢突然一阵麻痒,完全使不上劲,她惊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宁非然,你对我做了什么?!”

宁非然死死盯着她,慢慢的走到床边,坐到床上,开始面无表情的解她的腰带。

“宁非然,你敢解开试试看!”顾轻音见他动作,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宁非然看着她,手下动作未停,红唇漾起笑意,“放心,我解得很快,并且,彻底。”他的声音很轻,却让她全身发冷。

顾轻音的心狂跳着,一时间思绪千回百转,却没有一种可以使自己脱困,她万分后悔自己方才的莽撞。

正慌乱间,只觉身下一凉,她低头,腰带早已解下,官服的下摆被高高撩起到腰迹,白色的亵裤被褪到及膝处,她的下身已经完全赤裸,露出两条光裸白嫩的大腿和女人最神秘的幽谷,她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因为连喉咙都在发颤。

宁非然的指尖在她大腿外侧划动,很快到了大腿根部,开口道:“顾大人倒是一身冰肌雪肤。”

他看着她的眼,在她不可置信的表情中,打开了她的大腿,掌心覆上她白嫩的私处,指尖摩挲着她的花瓣,在她的花瓣细缝处流连,“这里很滑嫩,难怪顾大人会被男人中意,狠狠的操了。”后面半句话贴着她的耳廓讲出来。

“你,你到底想怎样?!”顾轻音的呼吸越发急促,她道。

宁非然没有回答,他继续用指尖挑开那神秘诱人的缝隙,露出里面红艳的媚肉和下面已然在抽动的小穴口。

“呵,”他盯着那里看,笑出声来,“看来顾大人是用了下官的膏药了,既是如此,刚才又为何不说呢。”他收起指尖,居高临下的看着顾轻音。

顾轻音将头撇到一边,不去看他可恶的嘴脸。

“那玉颜膏是下官为宫内女子调制的,拿了给顾大人用,顾大人居然还不领情。”宁非然道。

见她不说话,宁非然直起腰板,脸上浮起无奈之色,“顾大人,上次在大学士府里,下官让你三日后来太医院,是为了你好,是替你的身子着想。”

顾轻音仍然不看他,只听他继续道:“你的体质畏寒,却又不得不喝避子汤,下官虽为你开了方子调理,但那也算不得最有效的法子。我说过,会为顾大人的身子负责的,”宁非然又凑近她,“那三日我没一日阖过眼的,可都是为了大人。”

顾轻音听了,只觉得可笑,“你为了我?宁非然,你我非亲非顾,这话你说出来不怕人误会?”

宁非然一双大眼中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