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2

因她吃的苦头,连上官容钦都与他有了隔阂,又想到魏冷尧的种种手段,眼眸越发冷下来。 

他好歹也是堂堂朝廷命官,既然魏冷尧完全不顾他的脸面,他又何必对他委曲求全? 

他独自一人在这冰冷的房间难以安睡,凭什么魏冷尧就可以和顾轻音颠鸾倒凤? 

一想到梦境中他所拥有的一切,会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完全实现,他的双目便不由得发红。 

他摔门而出,在魏冷尧的寝房门口假意出声询问,然后,便将大门一推,跨入门内。 

暖意温香扑面而来,接着便是情欲的味道,伴随着男女的喘息和呻吟,以及交合时肉体的撞击声。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屏风,其后人影绰绰,让人遐想无限。 

他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只一眼,香艳诱人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场景。 

他睁大了眼,像是什么都看到了,又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只觉血气上涌,胸口一荡。 

魏冷尧用长衫将顾轻音严严实实的裹着,眼中似飞雪寒冰一般,冷冷注视着他,“滚出去!”他道,声音并不多高,却气势十足。 

明筱鹤一怔,虽已大致了解魏冷尧的为人,却不想他如此不留情面。 

待反应过来,明筱鹤轻笑,故作惊讶道:“不知将军……是下官失礼了。”口中说着失礼,人却半步未动,目光依旧放肆的看过来。 

“滚出去!”魏冷尧的眼眸冰冷凌厉,他抱紧怀里的人儿,“别让我说第三次!” 

“啊,”明筱鹤似笑非笑的挑眉,“那我就到外面侯着将军。” 

魏冷尧冷冷看着他完全退到屏风之外,才从浴桶中跨出来,飞快的将顾轻音安置在靠里的床榻上,用长衫将她的身体擦干,而后放下锦被盖在她身上。 

顾轻音在经历了三次高潮后,神智几乎溃散,浑浑噩噩间,只觉得有什么人进来了,听声音还是她熟悉的,但她无从分辨,也不想理会。 

魏冷尧才穿戴好,明筱鹤的声音便又传了进来,“魏将军,下官虽不才,但也知道女官考绩期间,部衙长官的寝房是不得留宿其他人的。” 

魏冷尧缓缓走出,和明筱鹤面对面,低沉道:“其他人?不知你所指是谁?” 

明筱鹤微微抬头,直视他幽蓝的眼眸,“尤其是,正在考绩中的女官,将军难道不知?” 

“女官?”魏冷尧双眼微眯,重重哼了一声,“你此时到访,就是为了寻人?” 

明筱鹤微愕,随即点头,道:“下官有事要找顾轻音大人商量,但她不在房里。”   

第285章  他的细心

                  

“然后你就到我房里来找?”魏冷尧的语气十分冷硬。 

明筱鹤眼珠一转,“下官是想,顾大人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熟人,倒是与魏将军相识,所以就......” 

两人一来二去的说着话,里头顾轻音渐渐清醒过来。 

男人说话的声音传到她耳中,隐隐熟悉,“难道方才是下官眼花?魏将军怀里并没有抱着女人?” 

顾轻音心中一紧,这是……明筱鹤大人! 

他看到了?!方才她与魏冷尧那般……他,都知道了?! 

顾轻音脑海中霎时一空,片刻才缓过来,她是知道考绩规定的,女官在考绩期间的言行都会被记录在案,作为最后的结果评判依据之一,一旦她和魏冷尧的事被公开,后果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她不由得恼恨起魏冷尧的轻狂,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玩弄她,再是诱逼她和他交合,如今被人知晓了,她还有何面目见人?何况,那人还是御史台长史明筱鹤。 

一时之间,她恨魏冷尧,也恨自己,每次都轻而易举的让他得逞,自己在他面前变得毫无底线,任他予取予求。 

她咬着唇,拥着被子缓缓坐起来,只听魏冷尧冰冷的声音道:“本将军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 

“御史台乃朝廷的耳目,向来以监察百官言行为己任,下官身为御史大夫,关心下属官员行踪以及考绩期间的官员言行,有何不妥?”明筱鹤道。 

“不过,”又听他话峰一转,“魏将军血气方刚,找个女子过夜这原也没什么,下官也不会讨这个嫌,只这人必不会是顾大人的,是下官方才思虑不周,打扰了。” 

顾轻音蹙眉听着,她不知明筱鹤为何又突然这么说,心头忽的一松,涌出些许感激之意来。 

“明筱鹤,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离开了吧?” 

“魏将军还有其他吩咐?” 

明筱鹤话音刚落,顾轻音只听得一记闷响,接着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在暗夜里听来有些惊心动魄。 

明筱鹤整个人被一股大力甩出门外,重重的跌在廊下的石阶上,额角磕破了皮,发丝散乱的披在脸上,急促的喘息着,十分狼狈。 

一双琉璃美目在月下轻闪,他来就是要坏魏冷尧的好事,如今目的达到了,若顾轻音方才醒着,那她必会更加痛恨魏冷尧。 

但他还是错估了魏冷尧,他轻揉了下嘴角,勉强站起来,看着房内烛影摇曳,双目赤红。 

至此,他视魏冷尧为死敌。 

魏冷尧没再看他一眼,只让小厮打了热水进来,转进屏风后便看到白着一张脸的顾轻音坐在床上瞪着他。 

明筱鹤在转什么心思他根本懒得理会,也从未将他放在眼里,他只在乎顾轻音的感受。 

他高大的身形沉默的走到床边,俯身细细看她的神色,然后,一把将她从被窝里捞起来。 

“你,你又要做什么?!”顾轻音受惊大叫。 

她真的再经不起他折腾了,腰部以下几乎已经是麻木的状态,单纯的酸痛以无法形容她此时的感受。 

魏冷尧自然不把她的挣扎看在眼里,在她身上披了件中衣,就着刚打的热水,为她清理下身。 

“嘶,疼……”顾轻音没想到魏冷尧会帮她清理,有些慌乱,下身红肿的穴口被热气一熏,一抽一抽的疼。 

“忍着。”他低沉道,手下的力度轻了几分。 

顾轻音趴在他肩头,披在身上的中衣根本遮不住什么,下身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她咬着牙,指甲隔着薄衫陷入他后背。 

魏冷尧用手指将射进去的白浊一点点的抠出来,再用清水擦洗,最后指尖沾了些许淡黄色的透明膏药,细细涂抹在她后穴的肉壁上。 

顾轻音一直趴着,羞恼和恨意让她根本不想开口,她以为他只是随便清洗一下,很快她就可以躺下来不去理他。 

而清洗的过程远比她想的漫长,他的指尖很长时间都没离开过她的后穴,她脸上开始发烫,不耐道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5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