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设置在距离皇城不远处的一座隐蔽大宅内,那宅子与皇城仅隔着一条幽静小巷,小巷内没有人家,墙角的几枝腊梅正含苞待放。

两名身形高挑的男子并肩在巷内走着,均是一袭深色长袍,仔细看会发现,一人的长袍颜色偏紫,而另一人偏蓝。

着偏紫深色长袍的男人墨发以一支浅色紫玉簪固定,三千青丝,光华流转,长眉斜飞,凤目高鼻,自有一派高雅贵气,手中持一把折扇,不停的把玩着。

“卓云,想不到才没几日,禁军统领的位子你就坐稳了。”紫袍男子轻笑,声音透着几分慵懒。

那穿蓝袍的男子正是纪卓云,他的黑发高束成髻,配着乌金冠,眉目英挺,端的也是丰神俊朗,“那也是仰仗相爷扶持。”

紫袍男子自然就是韩锦卿,闻言,他也不多客套,只道:“如今局势微妙,你这位子不知多少人眼馋,不仅要坐的住,还要坐的久。”他拿折扇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不错,我调回京城就是为了助相爷一臂之力,自然会倍加小心,可如今这形势比之外头行军打仗还要凶险些。”

韩锦卿闻言薄唇微勾,“这也正是京城有意思的地方。”

两人又慢行一段,在快要接近皇城的地方停下来。

“不必送了,轿子就在前面,”韩锦卿不经意的看着前方,又道:“那日你救人,事先可知道救的是谁?”

纪卓云一愣,“我到了岛上就听到呼救,自然下水救人,怎会事先知道。”

“以后这样的事,别做,不适合你的身份。”正逢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斜照进小巷,落在韩锦卿的眉峰上,点点金光,将他的轮廓勾勒的俊美如天神,可他的话却令人无端心寒。

“相爷的意思是?”

“这次算你走运,救的是顾轻音,”他别有深意的看一眼纪卓云,眼角带着轻佻的笑,“走的还是桃花运,如果是其他人,又要另作他想。”

纪卓云沉吟片刻,“好,我听相爷的。”他对韩锦卿可能已经知道他和顾轻音的那一夜,并不感到惊讶。

“你觉得她如何?”韩锦卿忽然问道。

纪卓云很快反应过来,扯开一抹笑意,“她很不错。”

“不错到可以让你将贴身的玉佩都留给她?”

“那是一时冲动吧,她在男人身下的时候,足以让任何男人发狂。”纪卓云似乎又想起了那一晚,眼神转深。

“唔。”韩锦卿看他神色,随意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远远的来了两顶轿子,一前一后停在皇城入口不远处。

“你口中很不错的女人来了,”韩锦卿似笑非笑的看着纪卓云,“看来你是真想她了。”

纪卓云有些不敢相信,他顺着韩锦卿的目光看去,正好看见顾轻音搭着一男子的手下轿,她今日穿一身板正的官服,暗红丝缎的底子上绣着彩色祥云,墨发纶在官帽中,脸庞清丽,眉目傲人,显得颇有几分英姿,与那日夜里大不相同,简直判若两人。

他的心砰砰砰的跳着,就像每次在战场上一样,有一霎那的失神,然后,他皱眉问道:“那男的是谁?”

“顾大人的未婚夫,原工部尚书的小儿子,阮皓之。”韩锦卿挑眉道。

“他有未婚夫?”纪卓云很惊讶,言语中还有一丝他自己尚未察觉的酸楚。

“顾大人正值花样年龄,又是如此这般的妙人儿,有未婚夫再自然不过了。”

“可……”纪卓云见那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进宫,心里就像有只兔子在挠着。

韩锦卿将他的反应全部看在眼里,“这女人哪,还是中意那些会将她们捧在掌心里疼爱的男人。”说着,别有深意的看着纪卓云。

纪卓云看着顾轻音消失的方向有些出神。

第23章 暗中准备  5313566888138

第23章 暗中准备

顾轻音这阵子的经历多少令她的心境有些改变,心底有一簇小火苗越烧越旺。

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迹后,她开始继续翻看李怀景的贪污卷宗,并且顺藤摸瓜的查到了他的大伯,兵部侍郎李承风,曾经多次利用职权收取大量金银财帛卖出武官官职的证据,正在拟定弹劾他的奏折,此案一旦经过掌史的认可,就可直接向皇上面奏。

顾轻音对于弹劾李承风的这个案子很有信心,她这十来天主要就是在忙这个案子,从各渠道翻看老卷宗,收集各种资料,忙碌也让她暂时得以忘却烦恼全心投入公务。

其实,李承风的事早在两年前就有人向御史台举报过,并且已整理成卷宗,只是当时的掌史自顾不暇,不久就被革去了官职,才将这件案子搁置下来,却也一直再无人过问。

这次顾轻音重审李怀景的案子才牵扯出他,并她拿到了以前的详细卷宗,才能这么快就定案,并开始起草奏折。

李承风任职兵部侍郎已有七年,从他手里提拔上去的大小武官不知多少,已在朝中形成不小的势力,他与顾轻音以往弹劾的官员身份不可同日而语。

这盘根错节的关系网顾轻音怎会没考虑,只是,最为关键的因素在于他是韩锦卿的人,正是她要扳倒的对象,她也没什么可顾忌的,先不提她和她父亲终究是效力于江陵王,单单就说为了她自己,只要是韩锦卿的人,她就不可能放过。

阮皓之在这期间找了她很多次,府里,御史台里,让人传话担心她的身体,但她总是推说自己身体无恙而公务太忙,对他避而不见。

实在是因为她在两次与别的男人欢爱后,不知该以各种态度面对他,她需要想清楚,想清楚她和他今后的相处模式。

今日,阮皓之竟然等在顾府外头,一定要与她同行,她便也只能随他,两人在皇城门口下了轿,便一路走到了御史台。

“轻音,你要忙公务,我当然不会反对,你我同为朝廷命官,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只两条,你必要应了我,可好?”阮皓之认真说着,眼神温润。

顾轻音打开桌案上的一卷书册,抬头道:“好,你说。”她心里对阮皓之终是有愧疚的。

“一,从今以后你要顾好身体,不可因为忙于公务就疏忽大意;二,不要再对我避而不见,我们早晚都要成婚的,你不能阻止未婚夫对你的关心。”

顾轻音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换了平时她听了这番话肯定是欢喜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他越是这样全心对自己好,她心底的愧疚和不安反而会扩大,倍加折磨她。

她脸上看不出神色,道:“你莫要太操心,我自己的身体自然会注意。”

阮皓之见她应了一项,也不再逼她,点点头,道:“对了,今日家父让我去太医院问药,若你得闲,不如一同前去找苏太医诊脉,也好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