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2

          

 第268章  他的欲念

                 

 顾轻音趁乱想要摆脱魏冷尧的钳制,便站起来要走,未曾想松脱的裤头竟滑落下来,她措手不及,又被魏冷尧一把拉回椅子上坐下。 

“吃完再走。”他道,声音低低的,磁性撩人。 

顾轻音到了这个地步哪里会再听他,正要甩开他在桌布下的手,就听几名吏部官员道:“对对对,顾大人,一会还有葡萄吃,这葡萄是圣上特意着人从宫里带来的,是西域进贡的珍品,不如尝一尝再走罢。” 

顾轻音下身完全裸露,裤子褪到了膝盖处,若不是轻薄的朝服下摆足够长,她还有何面目继续坐着?什么葡萄不葡萄的,她怎会听得进去? 

她从未遇到过比这更狼狈的事,忽的眼眶发酸,深吸口气,尽量镇定道:“明大人怕是不舒服的很,我去看看。” 

她要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顾大人,”魏冷尧看着她,静静道:“明大人自是有人照顾。” 

顾轻音飞快瞥一眼魏冷尧,贝齿紧咬着唇瓣,眼眶内已有些水气。 

李静兰这时轻轻插了句,“将军,顾大人早上腿脚受了伤,身体也不舒服。” 

魏冷尧冷冷看她一眼,片刻后,清冷道:“你扶顾大人出去。” 

顾轻音如释重负,不着痕迹的将裤子拉好,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里裤会再次滑落。 

不过还好有李静兰在她身边,其他人应该不会注意到她别扭的走路姿势。 

两人出了厅门没多久,顾轻音正想找个理由支开李静兰,重新整理衣衫,不料却听李静兰低低唤了声,“将军。” 

她心头一跳,转身就见李静兰已在几丈之外向她做手势,她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意思,身体蓦地被重重一带,已然进入膳厅边一间狭小的屋子。 

这间屋子原先是作为歌舞姬在膳厅表演时更衣之用,在膳厅的转角处,倒并不引人注意。 

顾轻音被一股大力重重的推抵在门板上,微凉的气息扑面而来,魏冷尧幽蓝冰冷的眸子在她眼前一晃,柔软的双唇便被他狠狠攫住。 

魏冷尧重重的吻她,那样强硬的力道几乎让她窒息,没有任何的轻柔蜜意,也顾不上细细舔舐品尝她娇艳的唇瓣,便迫不及待的撬开了她的牙关,舌尖长驱直入,探入柔软的腹地,寻觅、勾缠她的丁香小舌。 

他追逐着她,霸道而强势,将她逼到角落里退无可退,只能任他恣意妄为。 

他的呼吸随之粗重,越发用力的将她搂进怀中,舔舐吮吸,恨不得要将她吃拆入腹一般。 

他清冷深刻的面容渐渐染上情欲,封存已久的欲望叫嚣着如洪水猛兽一般,就要破闸而出。 

他想她,多少个无眠的夜晚,他疯狂的渴望着她,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自行疏解欲望。 

但,怎么够?怎么够! 

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明明蛊毒已解,不再执着于肉欲,却又偏偏中了一种名叫顾轻音的毒。 

顾轻音于他,有些不同,这他早就知晓,却不想,这“不同”,比他所想的要深刻的多。 

他不是轻易会涉足情爱的人,这么强烈的情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定有因由,千回百转的思索间,他想到了情丝缠。 

他几乎查遍了所有他可以查到的医药典籍,才在一本破旧的古籍上找到一句关于情丝缠的解释。 

情丝缠不是毒,当然也没有解药,中了情丝缠的人会对第一个与之交合之人产生情愫,并会随着时日推移而日渐加深,相思入骨,无从摆脱。 

他刚刚得知时,将信将疑,还尝试过触碰别的女人,却兴致全无,心中不由得苦笑。 

         

         

 第269章  他的理由

                  

顾轻音在这个刚猛炙热,缠绵入骨的吻中几乎被夺走了全部神志,她的挣扎和反抗,在魏冷尧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泛不起丝毫涟漪。 

尽管恼怒,尽管屈辱,她纤细的身段依旧柔软下来,紧紧贴合着他热烫坚硬的身体,像是溺水之人抓到的一块浮木,牢牢的攀附着。 

每每在快要窒息的瞬间,他会退开,让她急切而不稳的喘息,然后,继续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顾轻音脑中一片轰鸣,唇角溢出细细的低吟,恍惚间,他的齿咬住她的唇,她于酥麻中感到细微的刺痛,惊觉自己竟又被他引诱着渐渐沦陷,体内热意翻涌,早已濡湿的下身春水潺潺涌出。 

魏冷尧的掌心贴在她胸口,并不如何动作,掌心肌肤的高热隔着朝服的衣料清晰的传到她丰满高耸的乳肉上,敏感的乳尖充血挺立,硬硬的抵在肚兜上,与他掌心相触,随着他轻微的移动和摩擦而战栗不已。 

他从她口中退出,湿热的吻从唇瓣辗转游移,逐渐到她的耳根处,舌尖舔弄着她小巧的耳廓,呼吸越发粗重,鼻息喷洒在她颊边颈侧...... 

忽然,她重重的咬上他的耳垂,一阵尖锐的疼痛猝不及防的袭来,让魏冷尧不得不放开了她。 

他幽蓝的眸中寒意凛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磁性的嗓音冷冷道:“你咬我?” 

“魏冷尧,是你逼我的,”顾轻音仰起头,清丽的眸正渐渐恢复清明,“你方才那般羞辱于我,如今休想再迫我!” 

魏冷尧扣住她的手腕,再一次欺近她,薄唇轻扬,“羞辱?你知道什么是羞辱?!”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让她心中真正起了寒意。 

他有种令人胆寒的杀伐之气,那是她从未在其他人身上见过的,尤其此刻,他冰寒冷峻的眼神,足以令她畏惧退缩。 

顾轻音拼命挣扎,却依旧徒劳,手腕被他扣住,就如被铁链锁住一般,动弹不得。 

她如花的唇瓣被他吻得红肿不堪,嫣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她颤抖着双唇,“大庭广众之下,你那般,那般对我……” 

“所以,你咬我,你不痛快了,也不让我痛快。”他低语,声音在喉咙深处轻回。 

他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轻轻摸索着,缓缓的移到嘴边,张口含住她的一根手指,轻轻的吮吸起来,幽蓝的眼眸定定看着她。 

十指连心,一阵酥麻感飞快的自指尖流向全身,让她不由得心弦一颤。 

“你放开!”她试图想缩回手指,那磨人的感觉实在难耐。 

他闻言,的确放开了那根手指,却转而将食指含住,目光定在她脸上,忽然轻道:“我想你。” 

因情也罢,因药也罢,想要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顾轻音一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4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