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1

丸都含入口中,含糊道:“下官谢过大人。”语气尽量的恭敬有礼。

 

 

明筱鹤满意的笑笑,仍然温和的看着她,“顾大人还要吃什么,只管告诉我就是。”

 

 

言下之意是还要帮她夹菜?!顾轻音一口气差点没回上来,呛了一下,正在喘息,突然背心被人按住,轻轻拍了一下。

 

 

很轻的力道,掌心的温热透过轻薄的锦缎面料传至她肌肤,她只觉心弦一颤,嘴里的菜生生卡在喉咙口。

 

 

她费力的将菜咽下去,小心翼翼的转过头,抢在他开口之前,道:“多谢将军好意。”眼眶都被呛得红了,水雾朦胧。

 

 

魏冷尧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幽蓝深邃的眼眸似飞雪寒霜,薄唇轻抿着,下颔线条冷硬。

 

 

不知为何,顾轻音就是觉得他在生气,但她不想管也不想理,只要他别来招惹她,什么都好。

 

 

她承认从一开始她就故意挨着李静兰坐下,身子也微微侧向李静兰,一副完全要与魏冷尧保持距离的态度。

 

 

可她又有什么不对呢?谁让他一直用那种古怪的眼光看她,让她有一种自己成为他猎物的错觉,猎物会逃避追捕是本能吧,何况她是真的有些怕他。

 

 

李静兰像是终于吃得舒坦了,方才抬起头来,看到顾轻音面红耳赤呛到的样子,忙道:“轻音,你慢点吃啦,来来来,先喝口水。”

 

 

顾轻音忙低头就着她端来的茶杯喝了一口,顺便让自己定定心神。

 

 

下一刻,她的大腿内侧忽的一阵温热,一只有力的大掌完全贴了上来。

 

 

顾轻音心中一骇,本能的要将腿夹起来,奈何那手掌的力度根本不容她拒绝,一下便隔着中裤和亵裤触上她最柔软的花瓣。

 

 

顾轻音整人陡然僵直,连头皮都发麻,她本能的伸手去推,触手是硬如烙铁的手腕,她根本动不了他分毫,又因是突然用力,胳膊上端撞在桌沿上,疼得她皱了皱眉。

 

 

“顾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明筱鹤面露关切道。

 

 

顾轻音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显得神色自若,“我没事,可能是一下子吃多了。”

 

 

话虽这么说,身下那只肆无忌惮的手掌带给她感受却远不是如此。

 

 

饶是她力持镇定,双腿尽全力并拢,坐姿在周围人看来都是无可挑剔的端庄,那修长有力的指尖却已经侵入她最柔软的幽谷,抵在缝隙处上下摩挲。

 

 

顾轻音的手撑在桌面上,指尖都有些发白,强自镇定的看着席面上的众人,吏部几名官员仍以祁蕴珩为中心交谈着,李静兰将茶杯放到她面前,又开始自顾自的大快朵颐起来,明筱鹤口中慢慢咀嚼着什么,见她看过来,朝她微微的一笑,目中若有所思。

第267章  禁忌快感

                  

顾轻音为了掩饰,亦向明筱鹤回以一笑。 

那笑容就像挂在脸上,僵硬又不自然,她暗自咬牙,魏冷尧,他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她做这种事?! 

更遑论她正在考绩中,若有女官传出任何不良风评,做出任何逾矩之事,都会被马上取消考绩资格。 

她的神经完全紧绷起来,心口乱跳,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下,这让她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指尖是如何灵巧的辗转于她最私密的部位,逗弄着那里敏感的嫩肉。 

膳厅每一张席面上都铺有一层深红的锦缎作为桌布,锦缎极宽大,四面都几乎可以垂到地面上,所以,尽管魏冷尧的举动张狂放肆,但其他人若不是仔细盯着看,一时半会倒发现不了这桌下不寻常的旖旎风光。 

尽管如此,顾轻音仍不敢大动,怕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只得强自忍耐,盼着有人能早些离席,尽快结束这难堪羞耻的饭局。 

心里将将打定了主意,但敏感的身体经他这般挑逗,却已起了反应,小腹处燥热渐起,甚至那陷入柔软缝隙的底裤上已隐隐有了湿意。 

呼吸渐渐急促,贝齿不由自主的咬上唇瓣,她再如何回避也摆脱不了他的侵入,不禁羞恼的瞥向魏冷尧,一张俏脸上红晕浅浅。 

她想要挣脱,想要大叫,想要狠狠的反抗,但她知道在这种场合怎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无非忍耐,无非息事宁人。 

她就这样瞪着他,像是要在他脸上瞪出个窟窿来。 

魏冷尧的侧脸轮廓俊朗分明,硬挺如雕刻,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转过脸来,幽蓝的眸中明明暗暗,薄唇微启,却只无声的说了两个字,又很快转过脸去,指尖用力,狠狠碾压在她脆弱挺立的花核上。 

顾轻音差点叫出声来,不仅是因为敏感处突如其来的刺激,还因为她读懂了他的唇语,他说,“湿了”。 

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赤裸裸的话来,甚至吏部的官员就坐在旁边,她想,她应该站起来,狠狠的打他一巴掌。 

但是,她没有,她当然无法反抗魏冷尧,而更令她惊异的是,在那一刹那,她竟然感到一种禁忌的快感,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快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令她无力招架。 

难道她真的是天生淫荡不成?!她震惊到无以复加,慌乱间将筷子碰落在地。 

魏冷尧见状,缓缓弯下腰去,薄唇在她耳畔轻道:“分开。”低沉磁性的声线优雅动听,诱导蛊惑,一阵温热的气息吹拂过耳边,连耳垂都是通红的,激得她全身一抖,腿跟也软下来。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前,那手掌便解开了她的裤头,从柔软的小腹处向下,掠过形状饱满的花丘,勾勒着软嫩肥厚的花瓣,直达已然濡湿的穴口。 

顾轻音无法遏制的发出一声低吟,随即咳嗽两声作为掩饰,她微微抬起头,索性并没人注意到她这里的动静。 

魏冷尧面无表情的将掉落的筷子捡起来放回到桌上,抬头正遇上明筱鹤如琥珀般剔透流转的眼眸。 

明筱鹤一笑,在他眼前故意松开手中的筷子,十分夸张的叫了一声,“啊呀,我的筷子也掉了。”随即,飞快的弯腰,撩开桌布,看向顾轻音的方向。 

顾轻音穿的是一身暗红的锦缎朝服,下摆和袖口都有暗纹,此时明筱鹤正看见那下摆微微晃动,其上的暗纹绣工精巧,像是在流动一般。 

他看得发愣,忽的背后一麻,半边胳膊连同手臂瞬间没了知觉。 

他不由一惊,跌坐在地上,头撞到桌角。 

吏部的几名官员见他如此,都很惊讶,问及缘由,明筱鹤支支吾吾道是手臂抽筋,祁蕴珩便派了两名小吏将他送回房中。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4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