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0

京郊驻军营地的河滩挨了魏冷尧两脚之后,他始终心有余悸,索性那伤势未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在用了最好的伤药之后,七八日才有好转,此时再见他,只觉脸上又隐隐约约的疼起来。 

离规定的开考时辰越来越近,大多数女官都已坐在场中,只个别几个位子仍然空着。 

顾轻音还没有来。 

明筱鹤的眉头微蹙起来,顾轻音不是不知分寸的人,况,若说林素媛想在上官容钦面前表现,顾轻音就不想? 

眼看着吏部官员要将庭院的大门关闭,明筱鹤有些急切,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按耐不住,刚想站起来,就见自大门外飞快的冲进来两人,均是一身朝服打扮,但却衣衫不整,官帽歪斜。 

这两人正是顾轻音和李静兰。 

她们见在最后一刻正好赶上,相视一笑,整了整衣衫,便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等待卷试。 

一个半时辰后,上午的卷试结束,女官们纷纷呈上答卷,疲惫不堪的前往膳厅用餐。 

顾轻音却依旧坐着,整个人都差点瘫软下来,她觉得今日于她定是诸事不顺。 

她先是差点睡过头,起来收拾妥当后,又在房门口重重的摔了一跤,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花圃前不知又被谁推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泥地里,一身狼狈,若不是被路过的李静兰看到,连拖带拽的拉着她跑,恐怕她根本来不及赶到考场,考绩的资格随即也就取消了。 

第265章 坐立不安(本章为珍珠5300加更)

顾轻音带伤考绩,虽说不是多严重的伤势,但到底伤了皮肉,疼痛是在所难免的,能熬到现在靠的完全是一股意志,此时放松一下便觉脚酸软乏力,连动一动都懒。

 

 

“你没事吧?”顾轻音正要挣扎着起身,便见李静兰走到她座位旁,关切道:“你的脚......”

 

 

顾轻音摇了摇头站起来,“没事。”话音未落,身形却是一晃。

 

 

李静兰看着她,“不要勉强自己啦,我扶你。”

 

 

顾轻音再次谢了她,两人一路朝寝房而去。

 

 

顾轻音没想到李静兰原来和自己住在同一个院落,就是靠东侧的那间朝南的厢房,顾轻音任她扶着走到门口,道谢后,自己到房中简单对伤口做了清理,虽全是伤在皮肉,但走路时一牵扯还是会有尖锐的刺痛感。

 

 

她在伤处涂了些金创药,这是拜之前宁非然所赐,她倒一直带在身边,没成想还真用上了。

 

 

其实她包袱里还有另一个深蓝的小瓷瓶,不知为何,她却没用。

 

 

换了药以后,她又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朝服,整理了头发和官帽,对着铜镜照了照,方才出门。

 

 

李静兰已在院门口等她,待两人相携到膳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了。

 

 

这次的席面并未将参与考绩的长官与女官明确分开,虽多数女官仍坐在一处,但并不妨碍个别女官坐到了长官中间,以及个别长官坐到了女官们的席面上。

 

 

顾轻音和李静兰环视一周,见唯二的两个空位正在一群长官的席面上,两人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却都没有动作。

 

 

“二位,来这里坐吧。”吏部尚书,德高望重的祁蕴珩祁大人开口招呼道。

 

 

祁蕴珩在吏部执掌多年,朝中口碑一直很好,属于清流一脉,凭着多年积淀的人品和公务能力办事,倒也让人心服口服。

 

 

顾轻音顿了一下,还是被李静兰拉着走了过去。

 

 

她方才虽只匆匆一瞥,但那席面上坐的是谁,已经看得分明,除了吏部尚书和几名吏部的官员外,魏冷尧和明筱鹤也赫然坐在那里,而那两张空位正在他们中间。

 

 

两人谢过祁蕴珩,李静兰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就想拉开魏冷尧旁边的一把红木太师椅,怎知,连着拉了两次那椅子都丝毫未动,正在想这究竟是什么难得的紫檀木所制,竟然这么沉,不经意的抬头,撞见魏冷尧冰寒的目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知情识趣的拉开明筱鹤身边的椅子,含笑坐下。

 

 

眼珠一转,她又替顾轻音将魏冷尧身旁的椅子拉开,这次,虽仍用了些力,但椅子却是没有任何阻碍的拉开了。

 

 

顾轻音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挺直了身子坐在那把宽大的红木太师椅上,目光只谨慎的落在最近处的几盘菜色上。

 

 

两人的落座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很快,席间又开始了男人们的话题。

 

 

李静兰怕是真的饿了,一通风卷残云,完全将自己所处的位置忘得一干二净,顾轻音本身带伤,身边又坐着魏冷尧,尽管他在和吏部官员交谈,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但在这样的席面上,她向来吃得很少,随便夹了两口素菜就不再动筷了。

 

 

“顾大人,多吃些,这道芙蓉香酥鸭味道不错,你尝尝。”明筱鹤俊美明艳的脸上漾起轻笑,琉璃美目半眯,夹了一筷子鸭肉放进顾轻音碗里。

 

 

顾轻音一怔,抬头看了明筱鹤一眼,又看看碗里的鸭肉,却不知该从哪里下口。

 

 

原先只顾谈论朝政公务的吏部官员和魏冷尧全都看着明筱鹤和顾轻音,眼神几变。

 

 

朝中的女官是怎么回事,吏部官员自然心知肚明,谁是以色事人,谁有几分真本事,谁是真能独挡一面做出政绩的,祁蕴珩也早就梳理过,只这考绩的当口,这些长官就算平日里私下再如何放纵,明面上却都是一副道貌岸然藏着掖着的姿态。

第266章 当众调戏

顾轻音的背景何人不知,她本是祁蕴珩少数能看进眼里的女官,但明筱鹤对她的态度似乎......难道……

 

 

祁蕴珩当即咳嗽一声,“明大人对下属倒是不错。”

 

 

明筱鹤水润的唇瓣轻扬,“祁大人,那也得看是谁,就如顾大人这般能力卓绝的,着实替我分担了不少御史台的事务,我自然对她另眼相看些。”

 

 

他这一席话像是在解释,但其他人看着顾轻音的目光却越发暧昧不明。

 

 

顾轻音脸上火烧火燎一般,她之前与明筱鹤在公务上的配合一直不错,实在不明白他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举动和言语究竟是为哪般。

 

 

“顾大人怎的不吃?”明筱鹤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周围的目光,只看着她,有些迷惑,“不喜欢吃鸭肉?那可以尝尝这道四喜珍珠丸子。”一颗白白嫩嫩圆滚滚的鱼丸被夹到她碗里。

 

 

顾轻音深吸口气,举起筷子,一口气将那鸭肉和鱼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4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