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9

被顾轻音两次转身弄得摸不着头脑,此时摇了摇她的手臂,轻道:“轻音,你抓得我好痛啊。” 

顾轻音受惊似的回过神来,立即放开她,连声道歉。 

陈慕婉摇了摇头,看看不远处气宇轩昂的男子,再看看她,“你们认识?” 

“不熟,”她不经意的挺直了后背,“我们走。” 

顾轻音朝着月洞门走过去,擦身而过时,平淡无波道:“下官见过魏将军。”然后,飞快的离开。 

魏冷尧不说话,凉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第264章  有惊无险

                  

朝廷将女官考绩的地点设在紫云山的紫岚山庄,明里是犒赏女官,可到行宫一游,暗地里的原因则是皇上宠爱的庞妃最喜紫岚山庄春夏之交的景致,郁郁葱葱,色彩斑斓,且山庄中有一处天然温泉,对身体是极好的。 

女官考绩历经五天,前三天是考核,第四天公布结果,孰优孰劣,一清二楚,第五日则由各人自行在山庄内游览。 

第一日,女官们将接受卷试。 

这日山中天气晴好,轻薄的雾气围绕着山庄,几处高楼的飞檐翘角,琉璃群兽,在白雾中若隐若现。 

从各处选拔而来的四十八名女官集中在一处封闭的庭院中,庭院内早就摆下八排桌案,每排六张,中间空出一条约莫可供两人并行的通道,南北两端另设有桌椅,供参与此次考绩的官员就座。 

试卷以蜡密封,待开考时辰一到,便会下发至各人手中。 

离开考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女官们已陆续到达考场,吏部的几名官员开始登记人数,准备分发试卷,一众举荐女官的部衙长官也按照品阶在朝南的椅子上一一坐了,朝北的椅子则是为吏部官员准备的。 

明筱鹤端坐在朝南一列的末端,论各部衙长官头衔,他这个新上任没啥资历的从四品御史大夫自然是最低的。 

他今日着一身板正的朝服,官帽戴得服帖,面容明丽俊美,微仰起头,见四角庭院之上碧空如洗,云卷云舒,忽觉这紫云山之行其实也不错,至少让他在唐靖案紧密的调查中暂时喘了口气。 

他朝正在添茶的小宫女微微一笑,那宫女登时满面羞红,再不敢抬头偷看一眼。 

明筱鹤悠闲的坐着,时而与其他官员打个招呼,喝两口清香扑鼻的茶水,朝场中瞥一眼,仅寥寥几名女官,那林素媛却已端坐在案前了。 

心底冷哼一声,他就知道这女人一定会全力以赴,要做给上官容钦看嘛,干脆把御史台的成绩都算她头得了,他倒也无所谓这些虚名,可惜上官容钦今日并不会来。 

目光有意无意的又在场中转了一圈,很快又收回了。 

他微微耸肩,眼角余光却瞄到一抹高大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魏冷尧?真的是他! 

自从在京郊驻军营地的河滩挨了魏冷尧两脚之后,他始终心有余悸,索性那伤势未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在用了最好的伤药之后,七八日才有好转,此时再见他,只觉脸上又隐隐约约的疼起来。 

离规定的开考时辰越来越近,大多数女官都已坐在场中,只个别几个位子仍然空着。 

顾轻音还没有来。 

明筱鹤的眉头微蹙起来,顾轻音不是不知分寸的人,况,若说林素媛想在上官容钦面前表现,顾轻音就不想? 

眼看着吏部官员要将庭院的大门关闭,明筱鹤有些急切,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按耐不住,刚想站起来,就见自大门外飞快的冲进来两人,均是一身朝服打扮,但却衣衫不整,官帽歪斜。 

这两人正是顾轻音和李静兰。 

她们见在最后一刻正好赶上,相视一笑,整了整衣衫,便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等待卷试。 

一个半时辰后,上午的卷试结束,女官们纷纷呈上答卷,疲惫不堪的前往膳厅用餐。 

顾轻音却依旧坐着,整个人都差点瘫软下来,她觉得今日于她定是诸事不顺。 

她先是差点睡过头,起来收拾妥当后,又在房门口重重的摔了一跤,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花圃前不知又被谁推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泥地里,一身狼狈,若不是被路过的李静兰看到,连拖带拽的拉着她跑,恐怕她根本来不及赶到考场,考绩的资格随即也就取消了。 

第264章  有惊无险

                  

朝廷将女官考绩的地点设在紫云山的紫岚山庄,明里是犒赏女官,可到行宫一游,暗地里的原因则是皇上宠爱的庞妃最喜紫岚山庄春夏之交的景致,郁郁葱葱,色彩斑斓,且山庄中有一处天然温泉,对身体是极好的。 

女官考绩历经五天,前三天是考核,第四天公布结果,孰优孰劣,一清二楚,第五日则由各人自行在山庄内游览。 

第一日,女官们将接受卷试。 

这日山中天气晴好,轻薄的雾气围绕着山庄,几处高楼的飞檐翘角,琉璃群兽,在白雾中若隐若现。 

从各处选拔而来的四十八名女官集中在一处封闭的庭院中,庭院内早就摆下八排桌案,每排六张,中间空出一条约莫可供两人并行的通道,南北两端另设有桌椅,供参与此次考绩的官员就座。 

试卷以蜡密封,待开考时辰一到,便会下发至各人手中。 

离开考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女官们已陆续到达考场,吏部的几名官员开始登记人数,准备分发试卷,一众举荐女官的部衙长官也按照品阶在朝南的椅子上一一坐了,朝北的椅子则是为吏部官员准备的。 

明筱鹤端坐在朝南一列的末端,论各部衙长官头衔,他这个新上任没啥资历的从四品御史大夫自然是最低的。 

他今日着一身板正的朝服,官帽戴得服帖,面容明丽俊美,微仰起头,见四角庭院之上碧空如洗,云卷云舒,忽觉这紫云山之行其实也不错,至少让他在唐靖案紧密的调查中暂时喘了口气。 

他朝正在添茶的小宫女微微一笑,那宫女登时满面羞红,再不敢抬头偷看一眼。 

明筱鹤悠闲的坐着,时而与其他官员打个招呼,喝两口清香扑鼻的茶水,朝场中瞥一眼,仅寥寥几名女官,那林素媛却已端坐在案前了。 

心底冷哼一声,他就知道这女人一定会全力以赴,要做给上官容钦看嘛,干脆把御史台的成绩都算她头得了,他倒也无所谓这些虚名,可惜上官容钦今日并不会来。 

目光有意无意的又在场中转了一圈,很快又收回了。 

他微微耸肩,眼角余光却瞄到一抹高大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睛?魏冷尧?真的是他! 

自从在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4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