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5

记录虽为实证,却不能定性,还有待进一步详细的调查。 

第257章 同去紫岚

这厢顾轻音率众御史将工部查的一清二楚,没有放过一丝一毫可能的线索隐情,那头韩锦卿奉圣旨追查明锦园内御史遭遇意外一案也很快有了眉目。

工部郎中沈玲臻蓄意谋害御史罪名做实,被押往刑部候审,工部尚书王成珏被暂停职务,侍郎贺正权因在沈玲臻一案中协查有功,不仅未受牵连,还暂代尚书行使权力。

工部这番变故一出,朝中官员谁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分明。

王成珏身为工部尚书,一直是江陵王嫡系,如今被暂停了职务,官职能否保住还未知,倒是名不见经传的贺正权隐有上位之势,这一番争斗显然又是韩相一派占了上风。

顾轻音此番在工部巡查,有惊无险,最后收获颇丰,为御史台又添一笔政绩,而上官容钦更是将巡查功劳全部归给了御史台,在皇帝和摄政王面前几次三番提及顾轻音虽遭遇意外却仍坚持巡查的种种事迹,皇帝亦对她的作为予以肯定。

当然,这一切顾轻音并不知情。

工部巡查结束后,她便直奔御史台,将所得卷宗资料整理归置妥当,又将近三年来,她上奏弹劾的记录寻出查看一番,挑了几样重要的资料装进随身的包袱,准备一起带去紫云山行宫。

匆匆出了兰苑大门,她差点与迎面一人撞个满怀,脚步一顿,却是林素媛端肃着一张脸跨进门来。

“林大人也回来了?”顾轻音自然招呼道。

林素媛看她一眼,并不做声,就要越过她往里走。

林素媛素来不给她好脸色,她虽觉奇怪,但也并未放在心上,只低声自言自语道:“林大人去了趟州府,这脾气倒一点没变。”

林素媛闻言,缓下步伐,转过身来看她,“我脾气怎么了?没碍着你吧。”

“我不过是和自己说话呢,林大人何必在意?”顾轻音看她一眼,却也不想与她多作争执,快步离去。

林素媛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青白不定。

正式启程之前,顾轻音又回了一趟府里,她实在放心不下母亲,见过之后,方才松了口气,母亲比她想得要坚强许多。

顾母得知她要去紫云山接受考绩,怕她紧张,反而出言安慰她,什么女子做官本就不易,不要把考绩看得太重啦,什么官做得大了也没什么好,反而容易出事啦,还拿她爹作反面例子,顾轻音听得很无奈,却也明白母亲的忧心,自是频频点头。

第二日清晨,顾轻音与明筱鹤、林素媛一道,在御史台门口坐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前往紫云山行宫——紫岚山庄。

顾轻音事先并不知林素媛也会同去,且与她同乘一辆马车,不免有些尴尬,而林素媛一路上要么闭目养神,要么看着车窗外颠簸而过的各种景象,完全没有将她当回事。

却不想在半路上她们两人同坐的这辆马车不慎陷入了路边的泥沼,在两名车夫浑身冒汗的折腾了半个时辰后,车轮仍然未动分毫,而到紫岚山庄的时辰却再担搁不得,万不得已之下,顾轻音和林素媛坐上了明筱鹤的马车。

此行匆忙,顾轻音一大早便上了马车,还没来得及正式与明筱鹤见礼,进了车厢,她坐在靠窗的角落,恭敬向明筱鹤道:“下官见过大人。”

“顾大人不必多礼,”明筱鹤一双琉璃美目似挑非挑,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不去,“工部巡查能如此圆满,顾大人实在功不可没。”

顾轻音低垂着头,“下官只是尽了本分,不敢居功。”

明筱鹤坐在马车正中靠后的位置,斜靠着车壁,一头青丝全部束起在官帽内,露出白皙光洁的额头,眉如远山,眸似星芒,朱唇皓齿,顾盼生辉,一袭普通的墨青朝服让他生生穿出了华贵明艳之感。

第258章  他的不甘

                  

明筱鹤在御史台继续追查前户部尚书唐靖与皇商串通一气,偷逃税赋一案,因丢失的是关键证据,案情又是千头万绪,他只得一面追踪证据可能的去向,另一方面则想要从其他渠道入手求得新证据,以期案情有所突破,但进展却十分缓慢。 

明筱鹤每天坐在御史台内,难免心头郁郁,火气一阵高过一阵。 

对于上官容钦突然让他退出春巡的决定,他不是没有想法,只是这么多年来,他向来以上官容钦马首是瞻,也从不去质疑他的决定,顺从照做,这已经是一种多年养成的习惯,而这次,却不同。 

他可以肯定,上官容钦是知道了那日夜里他对顾轻音出手了才这么做的,而并不是完全因为唐靖案的棘手。 

他不否认唐靖一案半途出了纰漏,他需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及时补救也势在必行,但这些都无需他退出巡查,他完全可以参与其中,同时办理唐靖一案,而上官容钦显然不准备给他这样的机会。 

或者,是不准备给他继续和顾轻音相处的机会。 

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一方面是被上官容钦看穿的难堪和羞恼,另一方面是对上官容钦被顾轻音影响了决断而心中不忿,还有一点,也是他极力想隐藏的,那些被顾轻音勾起的淫思邪念在他体内蠢蠢欲动。 

这些思绪日夜纠缠,拉扯着他的神思,以至于他在短短时日中明显消瘦下去。 

恰值女官考绩临近,他又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应对。 

御史台总共五名女官,除了顾轻音和林素媛之外,其他都为普通御史,以文案整理为准,也谈不上政绩,他考虑一番后,就干脆没有往上报。 

要说这被他按下不提的女官,也有士族大家出身的,也有攀上朝中大员关系的,但他一概不管,只作不知。 

放眼御史台,资历最久,也配呈报考绩的女官那自然非顾轻音莫属,他原本就圈点了她一人,卷宗递交的前一夜,他才又鬼使神差的加上了林素媛的名字。 

他也不知自己存的是什么心思,他向来不屑林素媛的所谓帮衬,她来御史台时日也不长,而作为女子,林素媛显然也没有任何吸引他目光的地方,在他眼里,林素媛就是一块又冷又硬的木头,除了上官容钦,她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他这个直属上司。 

马车一路摇晃,明筱鹤的视线几乎一直停留在顾轻音身上,还是那张尚称清丽的小巧面孔,五官只能算是清秀而已,为何却偏偏让自己如此挂心,就像是......上瘾了一般。 

清风透过车帘吹进来,吹走了车厢中的沉闷气息,也带起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那是极淡极雅的味道,像是几种花香的混合,不仔细分辨根本无法察觉,明筱鹤轻轻一嗅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4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