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3

 

此时,天际一抹晚霞光亮正盛,光线从他身后投射过来,他整个人都被笼上一层金色,散出淡淡的光晕来,让她忽的感觉有些刺眼,目光一闪,避了开去。 

上官容钦清雅淡笑道:“韩大人奉旨调查工部一案,辛苦。”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上官大人也不会比本相清闲。”韩锦卿淡淡道。 

上官容钦闻言,表情未变,清浅道:“我在行馆备了席面,若韩大人肯赏脸,不如一道去坐坐?” 

韩锦卿目光直视顾轻音,毫不避讳众人,淡淡笑道:“多谢上官大人盛情,本相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只得失陪了。” 

上官容钦一笑,未再多言,一行人与他擦身而过。 

楚风走上来,飞快看一眼自家主子的脸色,犹豫道:“爷,您,真不去?” 

“你想去?”声音已是冷了几分。 

楚风忙低下头恭敬道:“小的不敢。” 

韩锦卿在他的搀扶下上了轿子,过了一会,幽幽道:“你觉得顾轻音怎么样?” 

哈?啥?楚风掏了掏耳朵,小心翼翼道:“爷,您说……” 

“没什么,起轿。”轿帘一落,楚风的脸一僵。 

行馆内,巡查御史团团围成一桌,并上官容钦在内,正好十人。 

尽管是在行馆内,但菜是好菜,酒也是好酒,加之上官容钦盛情相待,众人无不兴奋,上官容钦也难免被灌了两杯。 

待到筵席散了,众人各自回到院中休息,已是戌时三刻。 

上官容钦和顾轻音一前一后踏进凤栖院。                  

第254章 温言软语

顾轻音伤势刚好些,忙了一天,席间又喝了酒,难免疲累困顿,她跟在上官容钦身后,抬眼见他身姿挺拔,颀长英伟,不由脸红心跳,神思震荡。

 

 

上官容钦忽地转过身来,顾轻音一时不察,迎头撞了上去,扑个满怀。

 

 

鼻尖是淡淡的酒香和檀香混合的气味,她脸上腾起一股燥意,待要退开,却已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牢牢圈住。

 

 

“阿音,”他温润的嗓音带着宠溺,关心道:“脚伤可好了?”

 

 

顾轻音一怔,心口一阵悸动,温顺的贴在他怀里,环抱住他的腰身,柔柔回道:“嗯,大好了。”

 

 

上官容钦的指腹隔着衣衫摩挲着她的肩背肌肤,引得她轻轻战栗。

 

 

他轻叹一声,低柔道:“你虽年轻,却也要好好保重身子,凡事不可过度。”

 

 

虽是关切的叮嘱,然顾轻音听出了另一层意思来,让她想起那日夜里幽幽的笛声。

 

 

她手臂一紧,将整张小脸都埋在他怀里,闷闷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她觉得自己简直阳奉阴违,明明答应他会好好处理,却还是和纪卓云……心中不禁羞愧难当。

 

 

上官容钦轻轻揉了揉她细软的发丝,未再言语,宠溺和包容溢于言表。

 

 

顾轻音紧紧挨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瞬间觉得庭院里的空气都飘散着丝丝缕缕的甜香。

 

 

两人就这般静静相拥,月似笼纱,时光都停滞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上官容钦清浅道:“我到大理寺见过你父亲。”

 

 

顾轻音呼吸一窒,她方才便想问他父亲的事,却又不想因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化而影响他的决定,才迟迟没有开口。

 

 

“知道阮延礼吗?”上官容钦松开她,静静看着她的眼睛。

 

 

顾轻音点头,韩锦卿给她看的密函上亦提到过此人。

 

 

上官容钦携她缓缓而行,直到了中庭的回廊下,才轻而沉稳道:“他和你父亲多年前曾同在礼部任职,两人一同卷入了当年的一起科举舞弊案。”

 

 

顾轻音吃惊的后退了一步,“舞弊案?”

 

 

其实那份密函也隐晦的提到了,她当时太过惊讶,直觉没有全信。

 

 

上官容钦将她一缕吹散的发丝拂到耳后,“事关你父亲,你有权了解真相,当然,也有权忽略。”

 

 

顾轻音定了定心神,坚决道:“我想知道。”

 

 

上官容钦静默片刻,缓缓道:“当年,阮延礼和你父亲同为副考官,参与主持过两届会试,而第二届会试时出了非常大的舞弊,作弊考生的试卷恰是阮延礼和你父亲共同批阅,而阮延礼,还为考生举荐了殿试资格。”

 

 

“所以阮延礼才会……”顾轻音震惊不已,不由说道。

 

 

上官容钦点头,“这起科举舞弊当时并没有人发现,却是在一年后有人向刑部举报,才又重新翻查出来,而阮延礼当时已升任工部尚书。”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顾轻音记得很清楚,阮家是如何一夕败落,女眷仆从四散,若非父亲出手相助,阮皓之也早已不知流落到何处了。

 

 

顾轻音微微蹙眉,“可阮延礼早已认罪,这么多年来也吃尽了苦头,虽同为副考官,但父亲应是清白的,无凭无据,为何这件案子到现在又被重新提起,还将父亲牵连进去?父亲他,会不会有事?”

 

 

“当初的舞弊案影响虽大,但真正知道内情的也不过寥寥数人,”上官容钦道:“阮延礼为举荐人,但你父亲也没有反对,大理寺会重问此案定是得到了所谓证物,不过毕竟时间久远,他们一时也不会有什么头绪。”

 

 

“谁?到底是谁要害父亲?!”顾轻音有些激动道。

 

 

上官容钦按着她的肩头,温和抚慰道:“我已向王爷禀明,对大理寺此案处理有异议,你父亲乃朝中一品大员,相信不用多久他便可离开大理寺。至于是谁旧案重提,个中细节,问你父亲便好。”

第255章 推心置腹

顾轻音默然片刻,低低叹息道:“想不到父亲替江陵王谋事已久,到头来却要靠摄政王为他洗脱罪名。”

 

 

“你父亲应是早已被江陵王排除在心腹之外了。”上官容钦低语。

 

 

顾轻音眉心一跳,“你是说……不会的,父亲对江陵王向来忠心耿耿,这是朝中人人皆知之事。”

 

 

上官容钦轻推房门,点燃烛火,映照出一室昏黄,将顾轻音让进房中,继续道:“怕是早有人想离间你父亲和江陵王的关系,且江陵王为人多疑,几件看似无足轻重的小事积累,也足以令他心生怀疑。”

 

 

“离间?”顾轻音喃喃道:“这……”

 

 

话问出口的同时,韩锦卿俊美的面容在她脑中一闪而逝。

 

 

“父亲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3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