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2

的抽插变得更加随心所欲,他肆意操干着她紧致泥泞的小穴,在越来越快的律动中,甬道深处的淫水被带得飞溅出来,淫靡的肉体拍击声在房内回荡……

     

第252章  官场面目

                  顾轻音心头震动,缓缓道:“父亲出事前,我明明听到他和大哥说起韩……相府的,如今却改了说辞,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母有些茫然,“我之前也听你大哥提起,你父亲的事或许和相府有关,所以这次相府来人才万分意外。” 

顾轻音虽在韩锦卿那里看到了密函,但由父亲亲自否认此事与韩锦卿的关联却又是另一回事,心里一时百味陈杂。 

她昨日主动去寻韩锦卿,是存了要借父亲之事与他彻底了断的心思,谁知,她……倒是还错怪了他,他让人替她医治脚伤还送了伤药,虽然她并不需要,也不想承他的情,但终究,和他越发扯不清了。 

心中无奈叹息,却也不作他想,过了一会,她又问道:“父亲可知晓自身处境?除了母亲之外,还有谁去探望过他?” 

“你方才也说了,大理寺等闲之人根本进不去,上官容钦倒是去过一次,但在那种地方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到底算是尽了与你父亲同僚之谊,已是难得,你父亲心里总算有些安慰,”顾母又叹了一口气,“毕竟现下能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那些平日里与你父亲往来密切的,一个个早就撇干净了。” 

顾轻音闻言,心下凄然,想父亲也做了这么多年的朝廷一品官员,虽不说交友广阔,但平日里门庭也从未冷清过,现下却落的如此光景,或许,这原就是官场的本来面目。 

“到底是谁陷害了父亲?”顾轻音忽然有些激动,眼眶微红,“母亲可曾听说了什么?” 

顾母摇摇头,拍拍她的肩头,道:“他约莫是心中有数,但不肯说与我听。” 

顾轻音见母亲这般情态,心里对韩锦卿的那封密函更信了几分,父亲向来维护阮家名声,即便是自己被陷害入狱,也不肯轻易松口说出实情,无非是怕毁了阮皓之的前途。 

她到底没有再与母亲多说,只怕凭添她的烦恼。 

这一日顾轻音与母亲说了许久的话,顾母因女儿在身边,心中宽慰不少,顾轻音担心她的身体,让她在府里好好休养,父亲的事不必过分操心。 

顾母点头,又不知怎么说起宁非然的医术人品,言辞之间倒是非常认可。 

顾轻音忽然想起那一日在行馆中宁非然受了母亲之托特地来看她,临别前一番明里暗里的说辞,顿了顿,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是夜,顾轻音住在府里,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方才向母亲辞行回到行馆。 

她回来之时仍然带了药包在身上,正被冯时远碰见。 

“顾大人脚伤还未痊愈?”冯时远关心道。 

顾轻音叹了口气,“旧伤加新伤,但已无大碍。工部那里如今怎样?明日便要继续巡查了。” 

冯时远摇摇头,“王成珏在接了圣旨后乖觉的很,听说每天都在工部忙到深夜,至于在忙什么,真忙还是假忙,就无从得知了。” 

顾轻音继续在行馆休整一日,她将之前的案卷翻出来查看整理,作了不少准备,忙碌中倒也没忘了按时喝药敷药,一天过去,疼痛减轻不少,夜里上床时查看脚底,伤口竟已开始结痂,细细的痒起来。 

她看着手中的深蓝小瓶,有些出神。 

第二日,巡查继续。 

她到得工部,远远便看见上官容钦与王成珏站在回廊底下交谈。 

几日不见,上官容钦芝兰玉树的身形看在她眼里又有些不同,她就站在大门不远处,有些出神的看着他。 

他今日着一身深蓝的锦缎朝服,腰束玉带,难得戴着官帽,眉眼温润淡雅,清俊出尘。 

有轿子进来,她不由得向旁边让一让,正要抬头继续追寻上官容钦的身影,却见眼前的轿帘被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掌微微掀开,“顾大人还真是勤勉,一早就在大门口沉思。”声线慵懒浅淡。 

顾轻音心中一紧,循声看去,轿帘已然放下。 

上官容钦和王成珏同时向她看过来,她与上官容钦目光一碰,只觉脸上一烫,像是被抓了现行般,忙不迭的移开视线,硬着头皮向二人行礼问安,快步向内行去。    

第253章  上官之邀

                  

冯时远亦一早就来到工部,心中不由得感叹一番,心境已然不同,当他坐下来准备继续查阅资料的时候,只见此次巡查中需要翻看的各类卷宗已整齐的归置在案头。 

冯时远皱眉看着,有些愣神。 

这些资料卷宗当时他和顾轻音真是三催四请的也没弄来,总是被沈玲臻以各种理由推搪拖延,怎么出了个意外,工部就变得如此配合了? 

他转念一想,其实也不难懂,工部在巡查期间出了状况,还是在明锦园里,简直就是在圣上的眼皮子底下出的事,现下,要么是王成珏想要自保讨好他们,要么是有什么人给了他压力,而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乐见其成。 

他凑到顾轻音身边,轻道:“顾大人,看来你我二人这次没有白吃苦头。” 

顾轻音显然明白他的意思,唇角微扬,会心一笑,继而埋首案卷中。 

忙忙碌碌,时间已近傍晚。 

这一天沈玲臻没有再出现,倒是王成珏在午时过来交谈了几句,不过是些场面话而已,顾轻音勉强应付了。 

一天下来,尽管疲累不堪,顾轻音和冯时远也不得不惊讶于突飞猛进的进展和发现。 

工部交来的卷宗里除去之前一些可有可无的小纰漏,还暴露了一些比较大的问题,比如,京城内几座护城河浮桥整修时实际使用的钱款与户部下拨的记录对不上号,明锦园的修建也有几处说不清道不明的的地方,再如,前朝皇陵修缮时的巨额款项支出,却没有清晰的记录用途。诸如此类,两人一一做了记录,整理成册。 

待顾轻音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巧看见上官容钦踏进来,带着一贯和煦清浅的笑意,邀请御史台众人晚上一同赴席,累了一天的诸位御史们欣然同意。 

毕竟还在巡查期间,筵席也只能设在行馆内,行馆与工部离得近,众人照旧步行前往,上官容钦和顾轻音走在最前面。 

顾轻音隔着一段距离便瞧见一人一袭深紫锦衣站在轿边,似乎正与身边人说着什么,那人连连点头。 

过了片刻,那人离开,韩锦卿转过身来,正与顾轻音四目相接,待看清她身边的人时,微微上挑的凤目半眯起来。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3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