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8

开的方子喝几副,好生将养几天就是。”

 

 

“相爷,这药我先给您留两瓶,不仅是脚伤,对身体其他的瘀伤效果亦是一样的。”

 

 

陆逸名说起自家的秘方来难免有些滔滔不绝之势,直到感觉两道凌厉的目光冰冷的向他看来。

 

 

“呃,相爷,若没有其他事,我先退下了。”陆逸名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整理随身携带的药箱,再取出一个深蓝小瓶放在桌上。

 

 

他转身离开前又问道:“相爷您的身体......”

 

 

“无碍。”韩锦卿挥挥手,神色间已见不耐。

 

 

他再不迟疑的跨出房门。

 

 

这厢,韩锦卿打开瓶塞,一股沁凉带着微苦的味道扑鼻而来,他略一皱眉,复又在床尾坐下。

 

 

纱幔被撩开,顾轻音抱紧身前的锦被,小脸微红,依旧戒备的看着他,眼角还带着残泪。

 

 

“不敢劳烦相爷,下官自己来就好。”她说着,看着他手中的小瓶,似是想要伸手去接。

 

 

韩锦卿蓦地抓住她受伤的小腿,引得她到抽一口凉气,又痛又惊,“你,又想做什么?!”

 

 

“别动,”他的长眉微微蹙起,一抹碎发散乱在额前,瞥她一眼,道:“否则,我不保证不会弄痛你。”

 

 

韩锦卿微一沉吟,将伤药自瓶中倒于掌心,乳白的颜色,微凉的粘稠的触感,他看一眼她脚踝处微红的肌肤,手掌一顿,才缓缓覆上去。

 

 

一股刺痛忽的窜上来,顾轻音的脚不由得抽动一下。

 

 

韩锦卿一顿,见她神色紧绷,便放轻了力道,又倒了些伤药涂抹上去。

 

 

他虽非世家出生,但少年入仕,又平步青云,从未服侍过人,更别说敷药这种细致的活,难免有些粗手粗脚,就算顾轻音全力配合着,也仍是弄疼了她。

 

 

而顾轻音则始终强忍着,但越发急促的呼吸到底藏不住。

 

 

“很痛?”他问,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

 

 

顾轻音不答,只将头偏在一边。

 

 

韩锦卿眸色一暗,却没再说什么,手掌摊平,又在她的脚踝上按压几下。

 

 

应该是这样没错,他受伤的时候,那些大夫都是这么做的。

 

 

“嘶......”顾轻音转过头来,眼中水雾迷蒙,道:“你......”

 

 

韩锦卿淡淡看她,“顾大人不是很能耐么,这点痛都忍不了?”

 

 

顾轻音咬着嘴唇道:“真的不用麻烦相爷了,下官......”   

 

 

“相爷,陆大夫吩咐准备的清水和纱布。”侍婢恭敬的声音传来,暂时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端进来。”

 

 

侍婢将铜盆置于木架上,道:“相爷,让奴婢替大人清洗伤口吧。”

 

 

韩锦卿看了铜盆一眼,还未开口,便听顾轻音道:“那就劳烦你了。”

 

  

 

侍婢似乎有些受宠若惊,忙回道:“大人说哪里话,这是奴婢的本分。”

 

 

“她什么时候成你主子了?”韩锦卿浅淡道。

 

 

那侍婢忙跪在地上,惶恐道:“相爷,奴婢不是......奴婢......”

 

 

“行了,做你的事。”他淡淡一句。

 

 

侍婢如释重负,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绞了纱布清理顾轻音脚底的伤处。

 

 

室内一时极静,只余铜盆中揉搓纱布带起的水声。

 

 

清理完毕,年轻的侍婢恭敬的行了礼,端着铜盆退下。

 

 

韩锦卿刚抬起她的脚,便被她猛的抽回。

 

 

“你就是非要和我闹?!”他如墨的星眸中怒火升腾,再次抓住她的脚,却无意中碰到她受伤的脚踝。

 

 

顾轻音疼得眼泪一下便流下来,哽咽道:“看我受伤、痛苦,你才满意,你才高兴是不是?”

 

 

她的情绪在压抑了一晚上后终于崩溃。

 

 

韩锦卿心中一恸,淡笑道:“不管我为你做什么,都只会让你痛苦而已。”

 

 

一抬手,深蓝的小瓷瓶跌落在锦缎床褥上。

第248章 谁的印记

顾轻音盘腿坐在床上,指尖上蘸着些许乳白的伤药,忍着痛楚,细细的将药均匀的涂抹在脚底的伤处。

 

 

只要她微微抬头,便可见到纱幔之外侧卧在长榻上的身影。

 

 

指尖有些发颤,她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不去在意那人。

 

 

“呀……”却是事与愿违,她的目光尚未来得及收回,指甲触到伤口,骤然的疼痛让她不禁呻吟出声。

 

 

她飞快的瞥他一眼,见他身形一动,似要站起,忙道:“你,别过来。”声音急切又慌张。

 

 

“不会敷就不要逞强。”他靠坐回长榻上,淡淡道。

 

 

“你就会了?”顾轻音反唇相讥。

 

 

韩锦卿不语,过了一会,又咳起来。

 

 

顾轻音依仗着纱幔的遮掩,紧紧盯着他看了一会,确定他不会突然走过来,才略微松了口气。

 

 

想到方才心头的疼痛和酸软,她只觉有些可笑。

 

 

轻轻摇了摇头,不让无谓的情绪影响自己,她再次检查伤口,正要将袜子套好,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让她又开始烦乱,她僵坐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动作。

 

 

“你,还好吧?”她终是忍不住道,话才出口,她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好一阵子,他才止住了咳嗽,急剧的喘息着,忽的又站起来,向床边走来。

 

 

不顾她的挣扎,他再次抬起她的脚,看了看她的脚底,道:“都好了?”

 

 

她心知这会挣脱不得,只坐着冷冷看他,“不劳相爷费心。”

 

 

“没什么,顾大人不也在为本相担心?”他黑玉般的眸子静静看她,如静湖深潭一般。

 

 

“你,我......”顾轻音清丽的眼眸圆睁,似是不相信他会这么说。

 

 

韩锦卿的指尖抚上她的脚背,肌肤娇嫩光洁,脚趾小巧圆润,他因常年握笔而略微粗糙的指腹覆于其上,再三流连,似是爱不释手。

 

 

莫名的战栗从脚心蔓延至腿部,再到全身,顾轻音一震,道:“我,我想早些休息。”

 

 

“哦?”韩锦卿的声音慵懒中带着沙哑,“顾大人倒是放心在本相这里歇下了?”

 

 

顾轻音恨声道:“那相爷是要让下官走回行馆?”

 

 

韩锦卿长眉一挑,“就凭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3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