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4

 

下颔被狠狠攫住,抬起,与他四目相对。

 

 

“不该再有?”他轻柔重复着,像是在她耳边低喃,“是谁给你的胆子,对本相这么说话。”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唇瓣,反反复复。

 

 

她尽量避开他的触碰,目光却不得不看着他,不知是不是在病中的缘故,他看起来与以往有些不同。

 

 

他像是瘦了些,脸部轮廓越发鲜明,黑发张扬的散开,如上好的绸缎般,眉目精致如画,墨玉般的眸子深邃暗沉,如静湖深潭,眼尾上扬,带着一丝极淡的红,邪魅而妖娆。

 

 

她飞快的垂下眼眸,挣扎着推开他,却不意将他散开的衣袍又扯开些许,露出胸前微微鼓起的肌理。

 

 

她纤长的指尖不经意的滑过,滚烫的触感令她浑身一颤。

 

 

“你就是这般与本相划清界限的?”韩锦卿长眉斜挑,嘴角透着轻讽,手掌紧紧捏着她急欲抽回的小手。

 

 

顾轻音连着几次无法挣脱他的掌控,神色冷了几分,道:“相爷,请放手。”

 

 

韩锦卿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直到她秀气淡雅的蛾眉紧紧蹙起来,方才缓了力道,浅淡道:“有了靠山,胆子越发大了。”他蓦然用力甩脱她的手,后退一步。

 

 

顾轻音显然没有料到他突然的举动,整个人向前一扑,跌倒在地,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韩锦卿只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他看着顾轻音费力爬起来的样子,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了拳,指甲都陷进肉里。

 

 

顾轻音缓缓站起来,脸色有些发白,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站稳了,低缓道:“相爷今日不该让下官来的。”

 

 

她不看他,将垂落在额前的发丝顺到耳后,继续道:“也是下官一时糊涂,才会到这里来自取其辱!”

 

 

语毕,她转身便走,手臂却被他紧紧拉住,即便如此,她仍背对着他,不肯回头。

 

 

“自取其辱?”韩锦卿狭长的眸子眯起来,道:“你在明锦园的暗道里对本相说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相面前这么说话?!”第243章 谁比谁痛

原来他在乎,呵,他在乎的,那样冷然转身的背影,却原来亦是在乎。

 

 

顾轻音喘息着,她说了什么,她自然记得,她记得自己是如何被他扰乱了心智,她记得他的冷言冷语,满不在乎,她还记得,是他害了父亲,害了他们顾家,她害怕自己的态度,自己的反应,自己不能够像想象中的那样恨他,才会面对来营救自己的他,说出那般尖刻的话语。

 

 

她冷静道:“下官感谢相爷当日的相助,但并不想见相爷,当日也好,现下也罢。”

 

 

韩锦卿胸膛剧烈的起伏,墨玉般的眸子似浮着一层浓重的雾气,手下用力一扯,几乎又要令她跌倒。

 

 

顾轻音紧紧咬着嘴唇,不管不顾的背对着他,挣扎的愈发厉害。

 

 

韩锦卿呼吸急促,脸色泛红,他强硬的扳过她的肩头,手掌掐住她的后颈,迫使她仰起小脸。

 

 

“你看着我!”他低沉道。

 

 

顾轻音恍若未闻,只拿眼角余光冷冷瞥过。

 

 

韩锦卿身居高位多年,何曾受过如此蔑视,更遑论对象还是顾轻音,肺腑间一团邪火越烧越旺,偏身体又虚着,经不住这样强烈的情绪翻涌,喉间一甜,腥味涌上,他突然剧烈的咳起来,撕心裂肺般,手臂骤然放松了掌控的力道。

 

 

沙哑而尖锐的咳嗽声,令她觉得恍惚而陌生,她无法将这样的虚弱憔悴与韩锦卿对应起来,明明前一刻他还那样强势又决绝的对待自己,怎么现下却......

 

 

尽管事先知道他病着,但当她真的意识到时,感觉是全然不同的。

 

 

她觉得脚踝的疼痛似乎蔓延到心上,一抽一抽的疼,她终于忍不住缓缓转过身来。

 

 

他低垂着头,以袖掩口,过了好一阵子,方才停住了,抬起头来喘息。

 

 

顾轻音定定看他片刻,轻道:“你流血了。”

 

 

他穿一袭薄绸的黑色衣袍,泛着珠光的色泽,襟口和袖口以银线绣着雅致繁复的花纹,微微敞开,露出内里雪锻质地的白色中衣。

 

 

素净的黑与白,衬得自唇角蜿蜒而下的一丝血迹分外显眼。

 

 

他淡淡看她一眼,毫不在意的将血丝抹去。

 

 

“你的表情,就像是有多在意一样,”他轻浅道:“本相还不需要你的同情。”

 

     

 

“若相爷没有其他事,就早些歇下罢,下官告退。”她心绪纷乱,心尖传来的痛意是那么真实,便只得垂下眼帘,故作清冷道。

 

 

韩锦卿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本相也不需要你言不由衷的感谢。”

 

 

顾轻音刚想转身,又顿住脚步,回道:“谢就是谢,相爷不需要,就当下官没有说过。”

 

 

“这场营救,对你而言,本就是多此一举,不是吗?”他淡然的嗓音又响起来。

 

 

她不再看他,颤声道:“相爷这是何意?”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

 

 

他轻笑,水色薄唇扬起来,容颜俊美生动,“有上官容钦在,于你而言,不就足矣了?”

 

 

顾轻音脸色微白,抬眸与他四目相对,她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相爷说的极是,上官大人他,很好。”

 

 

“顾大人,”他逼近一步,目光将她牢牢锁住,“任何男人,在你身中春药之时,都会对你柔情蜜意的。”

 

 

顾轻音目光一闪,“他是什么样的人,不需要相爷告知。”

 

 

“上官容钦果真好手段,尽管还让你受了脚伤,你却肯这么极力的维护他,真是令人羡慕的情意。”他一把揪住她散落的青丝,重重的向后扯,让她不得不仰起脸来看他。

 

     

 

顾轻音疼得皱紧了眉头,仍是倔强的看着他。

 

 

韩锦卿想起在暗道中,她满心依恋的蜷缩在上官容钦的怀里,却始终没用正眼看他,和他说话则永远是冰冷讽刺的语气。

第244章 旧案真相

“这就是你要和本相划清界限的原因?”他问她,半垂着眸,出乎意料的平静语调。

 

 

顾轻音深深吸气,水眸颤动,竭力镇定的开口,“韩锦卿,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这里就你我二人而已,既然做了,又何必如此作态!”

 

 

他是什么地位,她又是什么地位,如今府中遭遇剧变,她也从不以为会有与他当面对质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2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