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2

行馆的小厮照例送了热水饭菜来,她仔细擦拭了身体,梳洗干净后便吃了些清粥小菜,待出门去寻冯时远,却见王成珏带了几人正向这里走来。

御史在工部巡查期间出了这样的事,工部于情于理自然要上门探望的,顾轻音只没想到王成珏会亲自前来。

王成珏着人将带的礼品物件一一摆放齐整,含笑问了顾轻音的身体状况。

顾轻音与他相对而坐,对他突如其来的转变感到有些不适,那笑容像是面具一般凝固在脸上似的,想起自己这一番遭遇,以及工部那桩旧案,也没多少和他敷衍的心思,只他王成珏的官职毕竟高自己许多,勉强坐住了,王成珏说个十句,她至多回个一两句。

王成珏何等人物,见她这般态度神情,哪有不明白的,换了以前,他哪里会将这顾轻音放在眼里,只目前形势所迫,他才不得不与她攀谈几句,一来是为了工部做出个样子,二来则是为了探她口风。

哪想到每每说到关键之处顾轻音就轻描淡写的绕了过去,他说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

“顾大人可知上官大人去了何处?”王成珏忽然问道:“还是,上官大人不在行馆中留宿?”

顾轻音抬眉看他一眼,“上官大人的行踪,下官如何得知?”

王成珏笑得隐晦,不动声色的打量顾轻音,“以顾大人和上官大人的交情都不得而知?”

出事后,他曾疾言厉色的质问过沈玲臻,为什么上官容钦会卷入这件事,沈玲臻苍白着脸告诉他,上官容钦是自己跳进密道的。

王成珏当时就是一惊,上官容钦何等身份地位,竟会跟着顾轻音跳进去。

顾轻音刚要开口,外面一阵嘈杂之声,却是圣上的旨意传到行馆了。

这道圣旨既是下给工部又是下给御史台的,王成珏和顾轻音一同上前俯首接旨。

传旨的太监白着一张脸,尖细的嗓子一字一句念着,王成珏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顾轻音本就在考虑下一步御史台如何行事,这道圣旨倒是及时,不仅列明工部私自带人入明锦园的罪责,还让御史台对工部的巡查延长了三日,并让王成珏从旁协助,不得怠慢,末了,又提到由丞相韩锦卿主持调查此次御史遇险一事。

王成珏接完圣旨便走了,顾轻音又去冯时远处坐了一会,传达了旨意,商议延长三天的巡查安排。

晌午刚过,门扉被轻叩数下,顾轻音自案前抬头,一张熟悉的年轻脸庞探头进来,见了她便恭敬垂首道:“顾大人,相爷有请。”

顾轻音两道蛾眉微微蹙起来,韩锦卿的眉眼飞快的在脑海中掠过,“究竟是何要事,还须得惊动相爷身边的人亲自相请?”

楚风呵呵笑两声,“相爷要办的事,小的怎会知晓?小的直管将顾大人和冯大人请回府里,向相爷复命就是。”

“冯时远也要同去?”顾轻音问道。

楚风道:“相爷是这么吩咐的。”

顾轻音早前在府中书房门口隐隐约约听得父亲和大哥谈话,认定韩锦卿是害了父亲的元凶,此时见他来相请,第一反应是拒绝,却听得冯时远也在受邀之列,又想到方才的圣旨,沉吟片刻,应了下来。

第240章 兜兜转转

相府的宅院位于京城东域,占地颇广,原是前朝王爷的宅子,被当今圣上赐给了韩锦卿,几经修缮,府宅的华丽雍容较之前朝最盛时亦不逊色。

轿子停下,顾轻音和冯时远由两名青衣小厮引着往里走,一路上雕梁画栋,朱漆凭栏,白玉石阶自不必细说,走了约莫一柱香的功夫,两人终被安置在一处雅致的花厅内。

“顾大人,你说,相爷请我们俩到这里是做什么?”冯时远抿一口茶水,只觉清冽甘醇,唇齿留香,“想我冯时远活了半辈子,还从未想过能得相爷相邀,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顾轻音表情淡淡道:“多半是为了工部失职之事  。”

冯时远看了她一眼,轻笑,又点了点头,眼光一转,就见两名明眸皓齿的美貌侍女走进来。

“冯大人,相爷有请。”

冯时远立刻放下茶盏,站起身来,顾轻音见状也站起来向外走,却听那侍女柔声道:“还请顾大人再多品会茶。”

便有机灵可人的小丫鬟端上熬得香浓的姜汤走进来,顾轻音体质偏寒,又在暗道中受了湿气,一碗汤喝下去全身骤暖,五脏六腑都被滋养到了,很是舒坦。

顾轻音虽竭力让自己耐着性子,却是直到了掌灯时分,犹不见有人过来引路。

她本就不欲与韩锦卿相见,又在这花厅白白消磨了许多时间,心中升起一团火来,便再也等不下去了。

行至厅门处,正巧有小厮端了餐盘进来,满脸堆笑的请她用晚膳。

“相爷可在府里?”顾轻音劈头就问。

那小厮笑着,“小的哪里知晓相爷行事,顾大人好好用了饭,再等一等就是了。”

“那冯大人呢?还在相爷那里?”她又接着问。

“小的并不知道这许多,请顾大人先用膳吧。”

顾轻音看着眼前精致的饭菜,全无胃口,那小厮离开后,她便跨出厅门。

夜色渐浓,她一路走来,遇见的丫鬟小厮见她穿着朝服,只当是相爷的贵客,均向她躬身行礼,倒也没人与她为难。

她一人七弯八绕的在花园里转了一圈,再穿过一片梅林,视线顿时豁然开朗,入眼是一片粼粼湖水,倒映着淡淡月色,湖边一排修竹,迎风摇摆,沿湖修建了一条游廊,曲折蜿蜒,精妙绝伦。

她沿湖缓缓而行,也不知方向对不对,只是凭着自己对府宅布局的理解猜测着位置。

既然来了,又费了这些时间,她不愿白跑一趟,况,她也的确想和韩锦卿把话说清楚。

远远走来两名穿着讲究的女子,发髻高束,纱裙曳地,顾轻音直觉便往假山后闪去。

“云裳大人,你说相爷好端端的怎么就病了?”一名女子道。

“人吃五谷,谁还能没个病痛的?”那名叫云裳的女子道,声音婉转清透,如黄莺出谷。

先前那女子又道:“听说是因为入了暗道的关系?”声音低了几分。

“你哪听来的?”云裳道。

“大人,您不知道?相爷为救一名女官以身涉险之事?府里私下都传开了。”

“相爷的事,谁允许你们乱嚼舌根的?”云裳道。

“大人,我也是为您担心,这些年您为相爷付出了多少,我们都看在眼里,若再从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2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