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9

休息,并请大夫在旁看顾,看着他被抬出了厅堂,她才又稍稍缓过神来。

 

 

      众人所在之处正是奇石林立的小园正堂,御史台的诸位已被送回行馆休息,而工部一众人等皆在,个个神色凝重。

 

 

      “真没想到被我说中了,大人们误入了暗道,”贺正权坐在主位,神色肃然,“沈大人,你若再找不到上官大人和顾大人,此事可就瞒不下去了。”

 

 

      沈玲臻冷汗淋淋,僵硬着身子跨前一步,道:“下官这就再带人去寻。”

 

 

      她这一去,却到了五更天才得返,一张脸儿已然苍白至极,眼下两个深深的暗影,官帽不知丢在何处,一头青丝有些散乱的披下来。

 

 

      贺正权在此期间小憩了片刻,脸上倦怠之色一扫而空,见了她便问道:“两位大人呢?”

 

 

      沈玲臻蓦地跪下,膝盖骨磕在坚硬的石砖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下官无能,没能寻得两位大人。”

 

 

      贺正权眉眼微动,顾轻音和冯时远都是沈玲臻设计跌落暗道的,而上官容钦跟着下了暗道却是她始料未及的,此时冯时远被救出,上官容钦和顾轻音仍下落不明,他看着沈玲臻的表情,不觉得此时她还能胡诌做戏。

 

 

他到任工部时这园子已经初成,后来他也时有参与,多少知道些暗道机关,都是为了便于运输石材木料而建,暗道范围并不大,且各自相通,又都与地面的通风口相连,在里面久了也不至于呼吸困难,而冯时远被抬出时的状态却十分不寻常,他心中已有了判断。

 

 

      他之前将工部记录平京河一案的卷宗提供给御史台审查后,暗中也留意着王成珏的动向,王成珏一直交由沈玲臻派人跟进此事,而此次突然提出的明锦园之行,怕就是他们的应对之策了。

 

 

她应该是想给御史台一些教训的,好抓了把柄来威胁他们不要再查下去,而上官容钦的出现并不在她的计划内,他与顾轻音的双双失踪更是令她乱了方寸。

 

 

      “兹事体大,事到如今,还是尽快禀报王大人罢。”贺正权正色道。

 

 

      沈玲臻颓然坐在地上,神情萎顿。

 

 

      王成珏满脸寒霜,于辰时末匆匆赶至,入了厅门,一脚便将仍跪在地上的沈玲臻踹翻,怒道:“一群废物!”

 

 

沈玲臻生生挨了这一脚,疼的蜷缩起身体倒在一旁。

 

 

      贺正权向王成珏见了礼,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他听,眼看着他的脸色又铁青几分。

 

 

      “贺大人,马上组织人手,再去暗道内搜寻一遍。”王成珏命令道。

 

 

      贺正权马上应下了,即刻带着人手去了暗道。

 

 

      沈玲臻待众人离开后,哭着跪在王成珏面前,“尚书大人,下官,下官......”

 

 

      王成珏怒视着她,“你给我闭嘴!若再寻不到人,我只能将此事上报朝廷,到时候别说是你,我头顶的乌纱都难保!”

 

 

      贺正权的搜查不紧不慢,仍然按着沈玲臻走过的几条暗道重搜一遍,顶多再细致些,当然,毫无收获是在意料之中的,直到未时三刻,他才率领众人向王成珏复命。

 

 

      王成珏听完,一腔火气无处发泄,将桌上几个白玉瓷杯摔个粉碎,在厅堂内踱步许久,方阴着脸出了园子。

第219章 温情脉脉

六颗夜明珠光线柔和,石室静谧无声。

 

 

顾轻音在激烈的性事后便与上官容钦相拥而眠,待醒来时,身边空空,未见上官容钦的身影,不禁有些心慌,“上官?”

 

 

“你醒了?”上官容钦低沉柔和的声音缓缓道:“我在察看出口,不会走远。”

 

 

      他从石室东侧的角落里走出来,眉眼清雅,唇角含笑,“怎么不多睡会?”他来到白玉床边坐下,伸手轻抚她颊边的发丝,温和道。

 

 

      顾轻音摇了摇头,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奈何全身酸软,手臂无力,怎么都坐不起来,几次三番后,她的脸红的似要滴出血来。

 

 

“不舒服就不要勉强自己,”上官容钦轻笑,温和如春风,“好好躺着。”

 

 

      顾轻音见他完全没有要扶自己起来的意思,只得继续顺从躺着,嘴唇张了几张,却都没出声。

 

 

      她微垂着眼眸,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她无法正视上官容钦,在与他那样忘我的缠绵后,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下来,气氛却不冷凝,反而似有淡淡的柔情蜜意在其中流转。

 

 

      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一直在她脸上流连,她别过头,半晌,才讷讷道:“我,没有不舒服......”一边将盖在身上的锦袍又拉高了些。

 

 

      上官容钦温柔的看着她,唇边笑意依旧:“你在害羞?”

 

 

      顾轻音没有说话,只咬紧了唇,耳朵尖都是通红的,她飞快看一眼上官容钦,抓起盖在身上的锦袍遮在脸上,一个翻身,背对着他。

 

 

      上官容钦不禁笑出声来,嗓音沉沉,如低回的弦歌敲打在她的心尖上,“你可以害羞,但不能躲着我。”他一伸手便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捞起来,紧紧抱在怀里,一边将袍子从她身上拉下来,一边亲吻着她的秀发。

 

 

      “不要!”顾轻音挣扎着不许他脱。

 

 

      上官容钦有些无奈道:“阿音,我早帮你穿戴齐整,你还一直裹着这袍子作甚。”

 

 

      顾轻音蛾眉微蹙,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用手一摸,身上可不正是她平时穿的朝服料子么,小嘴微张的看着他,“你......帮我......”

 

 

      “我都帮你清理过了,从里到外。”上官容钦贴着她的耳朵,轻道。

 

 

      顾轻音只觉身体泛起一股熟悉的酥麻感,她稍稍离他远些,尽量镇定道:“上官大人,你,不用这样的......”声音细弱蚊蝇。

 

 

一想到他帮她清理身体时可能的神态举止,她简直立刻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什么,只是为了让你睡的舒服些,”他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1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