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

是明文禁止与巡查官员走动的。” 

“下官是为了顾大人身体而来,这就不是一般意义的走动了吧?”宁非然眉眼弯弯,道:“顾大人整日为朝廷劳心劳力,下官身为太医院医者自然有义务看顾好顾大人的身体。” 

“身体?”顾轻音几不可见的蹙眉,“本官身体无恙,多谢宁太医记挂。” 

不知怎的,她听到宁非然口中“身体”二字便有些不自在,更怕他在这里突然又拿出一些什么药物让她使用,想到这里,她不禁多看了两眼他随身带着的一个小包袱。 

两人正说着,行馆的小厮端着吃食进来,二素一荤,菜色简单,做得很精细,两人之间便暂停了谈话。 

宁非然约莫真是饿了,吃得很快,顾轻音未免尴尬,便起身加了茶水放到一边,随意朝外看了一眼,而对面的厢房内居然是亮着烛火的。 

上官容钦昨天夜里并没有宿在行馆,顾轻音便没觉得他会再住进来,毕竟哪一个一品大员没有应酬,就连她不爱交际的父亲亦不能免俗,经常不在府里用晚膳。 

上官容钦又到行馆来住,她不免有些诧异,但也仅此而已,那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还是暂且收起,不去细纠为好。 

转身的时候,宁非然已经吃好了,小厮进来将碗碟收好,他在顾轻音带着探究的眼神中缓缓打开了包袱。 

“顾大人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声音清越,语气带着轻笑。 

顾轻音道:“本官只是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值得宁太医专程到行馆跑一趟。” 

宁非然停下手里的动作,“顾大人觉得会是什么?” 

他的目光有些过于灼热,顾轻音佯装若无其事的喝了口茶水,道:“本官怎会知道,宁太医若不便拿出也无妨。” 

宁非然眉头一挑,解开包袱,露出里面几件女子的夹衣和几个雕花精细的木盒子来,又看她一眼,道:“顾大人为官多年,到底与寻常女子不同,这般沉得住气。” 

夹衣的式样顾轻音再熟悉不过,面料却是全新的,她抬手轻柔覆上,轻道:“原是母亲让你来的,她身子可好些?” 

从见到宁非然的时候她就想问母亲的近况了,不过看到他等了自己许久不知有何要事,便忍住了没先问,此时见到母亲替自己新置的衣裳哪里还能忍得住。 

“顾老夫人心思郁结才生了这场大病,好在身体底子不错,”宁非然道:“下官替她针灸化瘀,这几日已然大好了,顾大人可以放心。” 

顾轻音心底一松,目露感激,正要开口,被宁非然抢先道:“这是下官职责所在,感激的话顾大人莫要说了,”突然将顾轻音整个人按在桌边的凳子上,“倒是顾大人自己,神色憔悴,巡查再忙,身体是自己的,大人不去珍惜,旁人又岂会代劳?” 

顾轻音怔愣之下,只觉鼻尖一股浓郁的清凉气味,额头两侧随即一阵沁凉舒适,一双手正不轻不重的替她按压着太阳穴。

第201章  浅尝辄止

                  顾轻音只觉紧绷许久的神经一阵放松,连日来积累的疲惫感一点一点释放出来,身体渐渐软下来。 

“宁太医,谢谢。”她闭着眼,轻道。 

宁非然替母亲诊治,为了母亲的托付到行馆来看她,担心她的身体,这会又替她按摩放松,无论是哪一样,她都必须要感谢,何况她还欠他赠珠的人情。 

宁非然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手中恰好的力度替她按摩,灵巧的手指已然滑到肩颈部位,对准了穴位按下去,剧烈的酸痛感让顾轻音不禁轻哼出声。 

她喘了口气,回过头去,却不防宁非然正虚贴着她脸颊,四片嘴唇轻轻擦过,温热湿润的触感如此清晰,她看到他的眼眸明亮深邃,长长的睫毛几乎要碰到她的鼻梁。 

“你……”顾轻音猛的向侧面一让,身体重重磕在桌子边沿,她忍住没喊出来,但还是痛得她眼中蓄满了泪水。 

宁非然扶住她,将她拥在怀里,“很痛?”声音带着浅浅笑意,下巴轻触她头顶青丝,“顾大人也太不小心了,好在下官带了活血化瘀的药膏,涂上能缓解疼痛,明日便能大好。” 

顾轻音从宁非然怀中挣扎着站起来,脸颊上一片可疑的红晕,“不劳烦宁太医了,这点痛算不得什么,时辰也不早了,宁太医还是请回吧。” 

宁非然垂眸看她,眼中波光微动,轻道:“顾大人刚还在谢我,这会怎的又要赶我?” 

“我……真的是时辰不早,宁太医明日还要到太医院应卯,本官不能耽误宁太医太久了。”顾轻音道。 

宁非然上前一步,与她仅一步之遥,道:“原来顾大人是替下官着想,下官倒并不着急回去,替大人看诊正是下官的职责,大不了在这行馆中宿一夜又如何?下官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他低下头,轻嗅着她发间淡淡的芬芳。 

“宁太医,”顾轻音退开一步抬头看他,“你为本官,为顾府做的一切,本官铭感五内,亦会尽力偿还你的恩情。” 

“都是下官心甘情愿所为,何来恩情一说?顾大人言重了,”宁非然悠悠道:“下官不需要什么偿还,只希望顾大人对下官不要如此见外。” 

顾轻音沉默着,没有说话,摇曳的烛火将两人在地上的影子拉长,重叠在一起。 

“若是方才的触碰让大人心生芥蒂,下官抱歉,”宁非然缓缓走回桌边,将那几个木盒从包袱里拿出来,“这两盒是顾老夫人带给大人的零嘴吃食,另外两盒一是舒缓经络的清元膏,就是下官方才替大人按摩所用,另一盒是活血化瘀的百灵散,大人自己要记得用。” 

说着,人已走至门边,笑道:“下官好歹特意跑这一趟,顾大人不送送吗?” 

月色下,宁非然灵秀雅致的容颜出尘耀眼,黑眸如宝石般熠熠生辉,顾轻音心头一软,这样的宁非然似乎无法拒绝。 

“走吧。”她道,随着宁非然跨出房门,反手将门关上。 

凤栖院是行馆中最大的一个院落,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曲折蜿蜒,假山小亭,流水潺潺,亦有一番景致。 

宁非然走得很慢,顾轻音配合着他的步伐走在他身边,院中一时极静,清风微拂,朗月星稀。 

“顾大人,”宁非然停下脚步,“你的身子还需好好调理才是,万不可疏忽。” 

“谢宁太医提醒,本官记下了,”顾轻音看着他颀长瘦削的身形,有些后悔自己方才情急之下的言语,“今日匆忙,未能好生招待,改日再正式相请。” 

她站在他身旁,清丽的小脸微微扬起,神色再正经不过,水漾的眸子流转间明媚生动,带着一贯的从容,一如他初次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0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