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5

到主事官员来问询记录,如此过了第一日的巡查。

第195章  撞破偷情

                  过了一日,工部衙门里依旧冷冷清清,尚书外出,侍郎称病,要查的资料卷宗还是拿不到,顾轻音心头窝火,见着一个小吏正要从门边闪出去,快步上前,问道:“你们尚书大人呢?” 

那小吏神色闪躲,支吾道:“回,回大人,卑职不知。” 

“尚书大人不是已经回府衙了吗?人呢?”顾轻音这句话其实纯属猜测,故意试探而已。 

小吏抬头,有些惊慌的看她一眼,战战兢兢道:“卑,卑职方才,远远看到沈大人往尚书大人的案房中去了,但,真没见着尚书大人。” 

顾轻音闻言,撇下人自己往内堂而去,徒留那小吏颤巍巍立于风中,担忧着自己的仕途前程会不会因为这句话而毁了。 

而工部尚书王成珏的确已于昨夜回京,今日一早便进了衙门,沈玲臻得了消息和王成珏前后脚赶到,匆匆内堂行去,没成想让一小吏撞见。 

王成珏虽已到不惑之年,但身强体健,相貌俊朗,于女色上头便有些肆无忌惮,尤其对沈玲臻这样有美貌,又有玲珑心思的女官,两人早已暗通曲款,有时在衙门里借着值夜的名头便行那云雨之事。 

沈玲臻到了案房便被王成珏搂住了亲热一番,王成珏将她抱在怀里,一手隔着官袍揉捏她紧实挺翘的臀部,一边将昨日突然离京的因果简单说了。 

其实也并非什么十万火急之事,平京河以北一段河堤不稳,前几日被暴雨冲垮了,正是幽州的祁县境内,县里正组织人手抢修,已经杜绝了河水倒灌的风险,因是新竣工的河流,知县便着人报了工部,王成珏正好寻个“亲自视察”的由头离开京城。 

沈玲臻满面红晕,娇媚的依偎在王成珏怀里,道:“大人既想拖延,又为何匆匆赶回,在祁县多待几日岂不更好?” 

王成珏轻笑,眼角一抹笑纹转瞬即逝,“若是一个顾轻音倒还好打发,但上官容钦亲自来了,本官多少还得做做样子,已拖了他们两日,接下来随便应付应付便罢了,再说,本官也舍不得让卿卿一人去周旋,劳心劳力的。”说着,在沈玲臻颈项间亲了一口。 

沈玲臻格格笑起来,抱住王成珏的腰身主动送上香吻,挺起胸膛在王成珏身上猫样的蹭着。 

王成珏眼见她发浪哪里还能把持的住,一把扯开她的官袍系带,将人打横抱起来就往暖阁而去。 

这时,案房大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发出“嘭”的声响,一人逆光站在门外,乌纱官服齐整,冷声道:“王大人原来早在府衙,倒让下官好等!” 

嗓音清越,掷地有声,却正是顾轻音。 

王成珏此时已脱了官帽,外袍大敞,一副急色模样,早没了人前的气势,但他毕竟是正三品的大员,放下怀中早已捂住脸的沈玲臻,勉强稳住心神,正了正神色,道:“本官昨日至幽州地界视察灾情,今日子时方回,顾大人,御史台要查便查,难不成还要本官随时奉陪?!” 

顾轻音看着他,目光清澈,不闪不避,“王大人既然能在衙门里与女官调情,不如多留些时间给下官,配合御史台提供资料卷宗,或者大人事忙,也尽可安排下属去做,只这么拖延下去,下官倒真要怀疑大人的用心了。” 

王成珏哼笑,“顾大人好大的口气,本官听说顾大学士仍身在天牢,你不去担心顾府的地位和安危,倒来质疑本官的用心,未免可笑。” 

“府中之事,不劳王大人费心,王大人只需行个方便,配合御史台巡查便好。”顾轻音回道。 

“好啊,”王成珏一边整理衣袍,一边道:“顾大人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本官再不应允倒真显得我工部无视巡查了,不过,顾大人想过没有,一旦顾府出事,你还能顶着这个身份多久,就算巡查有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下官不求有功,却不能容忍任何疏漏。”顾轻音一字一句道。 

第196章  刻意为难

                 

 顾轻音自然知道这次是大大得罪了工部,那些来送资料卷宗的主事小吏,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甚至有厉害的,不管不顾的对他们出言讽刺。 

顾轻音倒并不后悔,她处事向来如此,在官场上或许还太欠火候,但要她改变,她亦无法做到,她自小接触的学问礼教都太正统,入仕后也一路顺遂,处事丁是丁卯是卯,极有原则。 

见状,她并不作声,只让在场的御史加大审查的力度和精细度,心里相信照着王成珏的态度,工部绝不可能清清白白。 

上官容钦挂帅巡查,以他的官位必不可能事事参与,多半时间不在工部衙门,到了第三日掌灯时分,他跨进工部分给巡查御史用的一个单独院落,一眼便见到窗内伏首案头的纤细身影。 

这两日他虽没亲自踏进工部,巡查的进展情况每日都有人向他禀报,自然知道工部的不配合和顾轻音今早与王成珏的一番对质。 

王成珏是江陵王的人,在工部尚书的位子上已坐了四年,要往细里查,有些问题也难免。 

他原本不急于动工部,就看王成珏如何应对巡查,有些事情可以临时变一变。 

里间早有人看到他在院中,顾轻音片刻便出来相迎,恭敬的向他行礼,清丽的小脸上是几分明显的疲倦。 

上官容钦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顾大人不必多礼,时候不早了,让大家先到行馆用膳吧。” 

顾轻音犹豫了下,便点头了。 

行馆的菜色一向不错,今夜更有殿阁大学士上官容钦亲临,本来从简的一餐便格外丰盛。 

工部郎中沈玲臻特至行馆作陪,精致小巧的脸上始终挂着明媚的笑意,与几位御史都能客气的交谈两句,八面玲珑,说话滴水不漏,先向上官容钦敬酒后,便频频向顾轻音举起酒杯。 

“同是女子为官,下官对顾大人仰慕许久了,这点薄面顾大人不会不给吧。”沈玲臻笑着,道。 

顾轻音之前已和她喝了不少,她酒量一般,此时已是微醺,她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几乎肯定那日在王成珏案房中的人就是她,只她当时捂住了脸没有与她照面,这会见了她倒像是没事人一般,可见是个城府深的,她想拒绝,又不想在场面上与她交恶,刚要硬着头皮再次喝下,端着酒杯的手臂被牢牢握住。 

她诧异的转头,上官容钦眉目清朗,带着淡淡笑意,对沈玲臻道:“沈大人,御史台还有巡查任务在身,顾大人担子颇重,这酒,不如延后再饮。” 

沈玲臻飞扬的眉尾一挑,


本页网址:http://www.aljdu.cn/book/10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 或者 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